去年一年,有幾位大陸及台灣的師兄,拿了幾枚擦擦、法器、天鐵或佛像給我看,請不才的我提供他們一些意見做參考。


他們大概都會告訴我,這是哪位法王、活佛或是仁波切說,來自天人所做或是哪位成就者所做或是某法王前幾世所持有。


有的甚至有法王的親書名稱、由來,並蓋章簽名。


一般而言,對這種已經有法王或是仁波切背書的文物,我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我對天珠唐卡這種我不懂的,不敢造次,然而擦擦、天鐵及佛像,鑑別上有大概十拿九穩的把握...


所以我大部份看了之後,都會建議這些師兄,把這些文物當成加持物就好,而文物就免了...


不過有幾位師兄,堅持想知道我的對於這些「神聖文物」的看法(特別是價值和市場價格)。


如果一定要說看法,這些文物和甘露舍利 等聖物是不同,


在鑑別這些文物之前,要「只就文物的鑑定」觀念,也就是不管是誰背書、來自何人或是誰持有,


單就文物本身的真偽新舊和年代做判別,


因為這些不會因為「人」的因素而改變 ,也就是文物自己會講話...



.


.


.


.


.


往往這些文物...根本不用上手鑑定,光看照片就知是新的(仿的不像或根本就是市場貨,連贗品的水準都不到)。


不要說是數百年,可能連幾十年都不到。


有些師兄聽完我的話就會很難過,說怎麼跟寺院和法王請到,還會有不對的東西...


我只能安慰他們,至少法王有加持過就好了。


 


有人會問,為何這些有寺院或法王背書的文物會有不對的情形?


我記得教我判識文物的大哥曾說,在改革開放之初,有些侍者、管家或是喇嘛,會把寺院中的佛像、聖物、寶箱文物偷偷拿出去變賣,再拿新的置換之,甚至寺院也會公然把這些文物拿去變現...


所以才有大量藏傳佛教文物流到西方世界及各國古董市場,更不用說台灣,包絬我的一些收藏或許也是因此而來...,


這種形情一直不斷發生,直到前幾年,大陸才一一列冊建檔。


但流出的文物數量之多,早已超過數十萬件,其中不乏許多伏藏的文物、法王親做的聖物或是以前皇帝賜的文物(所以市場才有大明永樂施、大清乾隆敬造的銘文的文物),


尤其是一些法王、仁波切的侍者或是管家,會暪著成就者拿去變賣,把寶箱中或是法王身邊的聖物換成新的...


唉,其實有時也是情非得已,十年文革下來,寺院早已殘破,改革開放之初,也沒有什麼信眾供養,無以為繼,要如何維持這些法王、活佛和僧人的生活?侍者和管家會如此也很無奈...


其實在解放時,達賴喇嘛和大批僧人、藏民逃離時西藏時也是如此,有時為換得一餐一宿,珍貴的佛像唐卡都讓了出去,包括多年之前拍賣一張紅閻魔敵的大刺繡唐卡,就是達賴喇嘛當年送給接濟他的錫金國王,國王轉送給一位英國人。


反而現在一些寺院的,有很多都是新品,所以明明寺院記載是龍欽巴的佛像或是吉美林巴伏藏的法器,及法王寶箱記載傳了數代的聖物,怎麼會跟市場上的一樣...這就不言可喻了...


所以在請這些寺院和法王的文物時,如果一定要鑑別真偽或是年代,就只能單就文物去鑑定,不然還是把這當成加持物就好了...


但當然也有年代和法王敘述相符的文物,這就是非常難得,但是也很少見...然而,你仍必須具有文物的鑑別力才行。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