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貢噶舉是我很少去接觸的傳承,除了竹旺仁波切,而且他的法會是少數除了寧瑪和薩迦外我曾參加過的。


當年非常景仰實修者,包括竹巴安諦瑜珈士等成就者,而竹旺仁波切是少數來台的實修瑜珈士,當時參加法會時,他有開示他法會前曾親見蓮師,蓮師表示,認真修持六字大明咒者,在中陰時,蓮師都會出現引導...


後來我也有試著去見竹旺仁波切,但是接洽幾次,都被「台灣弟子」代仁波切推辭,一直未能如願,直到2007年他入涅槃前,我都沒有能見到仁波切,只有那次法會遠遠望著仁波切。(我當時是知竹旺仁波切年紀大,體力也不如以前好,但是接不接見,應該是仁波切和侍者決定,不應是台籍上師中心的信眾代為決定誰可以見,誰不可以見吧...)


後來2008年仁波切荼毗後,一位跟仁波切親近的師兄表示,仁欽林寺有意把部份仁波切的聖骨和聖灰,在仁波切圓寂後一週年時做成擦擦分給世界各直貢中心,但過了二年都無消息,聽說當時竹旺仁波切的一位重要弟子在閉關,要等這位祖古出關後才能決定。


但後來台灣一位信眾帶回九尊尚未修法和開光完成的擦擦,分送給一些師兄,據說這一件事傳回寺院被祖古知情後,決定留在寺院的聖灰擦擦在重新開光和修法後,所有寺院、中心、親近弟子或是喇嘛,只能親自去寺院請一尊,所以我託幾位師兄去仁欽林寺,均未能代請到,而且在2009年時,所有的擦擦都已被請完(因為當時本來只給仁波切、中心及親近弟子,所以沒有做很多枚)


不過這幾年還是透過很多方式,請師兄詢問喇嘛及當地的仁波切,是不是當時有多請,可讓我請供的,但是都沒有結果。直到年初才因緣際會請到,據說後來這批完整修法,是誰請到擦擦,寺院都有紀錄在,為怕造成寺院、喇嘛和師兄的困擾,一直到近日我才公開。


但也不要問我跟誰請、 何處請,或是去打擾其他師兄,目前除非仁波切或是喇嘛肯讓出手上的,不然請到的機率是0。



當時請回的狀況,是用好層哈達及布包著



 



這是用摻著純金粉的顏料塗金後(一者保護,一者更莊嚴)



 


後記:其實在一些老師兄或是印度、尼泊爾寺院,對部份台灣弟子有些感冒,常常捐一些錢,就希望仁波切或是祖古可以認證為上師...或是仁波切來台就被綁住。


結果,許多仁波切對台灣的印象就是...大功德主很多,錢很多,大家都想要個名字(大功德主、上師、 阿奢黎甚至仁波切),然後呢......有時覺得台灣有點可悲。


記得早年薩迦哦巴祿頂堪欽仁波切來台灣,我幾乎天天去見仁波切,有一次問仁波切有沒有去台灣各地走走看看,了解一下台灣,老仁波切有點感嘆,在法會行程都被排滿上,當時並沒有機會...我當時在想,如果這次來台這麼長的時間(三個多月)都沒有辦法到處走走看看,那年事已高的祿頂堪欽仁波切,未來何時才有機會再來台看看...


我真希望台灣人不要那麼想坐在法座上,好好把少數的灌頂傳法修一修,不要仁波切來台就綁住仁波切的所有時間,除了錢以外,以自己的法供養給上師吧。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頑皮豹
  • 請到了 真的好高興 很多師父都說我跟 觀音菩薩 很有緣
  • 球球
  • 錢與權利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惟有修行才是生死大事,不管是做好事做壞事,一切大腦都會記錄下來,想賴也賴不掉
  • 吳哥窟祈福妹
  • 師兄說的真對,台灣仍是用功利的思想對待仁波切,<br>每一分的供養都想要有名聲或物質上最大的收穫<br>隨喜師兄得聖灰擦擦的法緣~<br>頂禮竹旺仁波切~<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6.gif"/><br>翁阿吽~<br>
  • 悄悄話
  • 您的暱稱 ...
  • 大德師兄,我可以幫忙請供到 竹旺仁波切的擦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