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塊我很喜歡的藥擦。是一尊蓮花生大士,表面有層不知是香還是土的覆蓋物,我手上的藥擦,大概也有十多枚,但是這枚,我覺得意義不同,


在藏區、青海及不丹等地,有時生病難以找尋醫生,尤其是在放牧或是山上時,所以手邊如果有甘露丸就會吃甘露丸,但是一般藏民,並沒有那麼多甘露丸(註),就會把手邊的用甘露做的擦擦削一塊來吃,當做是救急之用,這個故事,我聽過很多藏人朋友和喇嘛告訴我,但是都沒有看過這種。而有一年,我有幸收到這塊,就是當時被藏人敲下來的。


一般這種都會削背面或是側邊,儘量不要去傷到佛像主體,而這種救過命的甘露擦擦,往往被藏民當成真正的菩薩,不肯輕易示人,更不用說是讓出,所以很少見到,有時這種甘露佛像會被世世代代當成傳家寶傳下,並保存百年以上。


這枚就是在機緣上請到這塊,不同於一般甘露佛像,這塊非常堅硬,應該超過百年以上的老甘露佛,正面的蓮師,雖臉孔已模糊,但整體上算是相當完整。


我常說,有時一塊文物不是在於其價格,因為在藏人中是無可取代,要不是時代變遷等因素,才會流到我們手上,每一塊都代表數百年的藏人生活和信仰...,在寺院、大草原、凍原...經過不知多少不知名的僧人、旅人、牧者或是瑜珈士,才到我手上,這才是其真正的價值。


 


註:台灣人是何其幸福,每一位信眾手上都多多少少有這種甘露,我看過一位藏人,拿到一包達賴加持的觀音甘露,非常捨不得,拿回家給全家人吃,而這對一般台灣信眾算是最常見不過的甘露,藏族朋友說,其實甘露對於他們是非常珍貴,一般藏人四散在藏區,有時是非常難取得一顆甘露丸。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