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贊通-2549龍普托五金印



 今年圓寂的阿贊通大師,是泰南著名的和尚,並受到到回教徒的敬重,也屢屢調停泰南的糾紛,尤其是塔克辛(塔信)執政之時,塔克辛當時強力壓制泰南回教勢力,有馬來西亞人說他指使軍方手段很殘暴,以幾近屠村的方式,不要說是回教徒看不下,連軍方也覺得很不好,而阿贊通大師當時保護了不少的回教徒,也調停不少泰南信仰紛爭,所以在塔克辛下台後,泰南也趨於平靜,直到塔克辛支持者-紅衫軍出現,軍方再度強方壓制回教徒,回教徒也開始在泰南暴動...而阿贊通大師也於今年圓寂,所至今泰南仍處於動盪中。


我覺得不論哪一種宗教,應該勸人為善,不應該視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尤其是誅殺異己和其他宗教的人...


阿贊通的佛牌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也非常紅,但是相對在曼谷 ,是直到他圓寂後,開始少見,我看過一位新加坡的牌商,他收阿贊通都是每一期四五十枚收起來,他說馬來西亞方面比他還更多。像他2545的第一期大頭龍普托sema的價格早已超過阿贊弄2535大頭版,令人覺得不可思議,而第一期的督哈更是漲到令人無至信的地步。


我不愛正炒得火熱的牌,所以他的牌我只有收了2549nawa五金印,也是我目前唯一的一枚阿贊通龍普托。這一期2549龍普托聽說有請很多師父一起加持,大部分的牌都被馬來西亞收走。



這期有金質、純銀、納瓦和銅。金銀就不用說了,這一期銅的價格跟納瓦是相同,因為銅的數量比納瓦更少,尤其是未切割版只有2000枚,比起納瓦5000枚是少很多,但是納瓦特殊款五金印卻是銅牌中最少的。


五金印當時有個傳言,就是很多金印是一般版的納瓦,後來寺院自己打上金字,所數量非常多,這也在一些牌商間流傳,為此,我問了幾位朋友說,他們都說不可能,技術上是不可能的,如果在後期來打印的字,應該凹字,不可能打出「金」的細凸字,如果真要打出,所用的力量會讓另一面凸出來,但並另一面並沒有凸出來。所以是在牌鑄造後還在高溫時馬上就打上,後來打上是像編號的凹字,一凹一凸二者一比就知。


後記: 當時我請時的想法是找一枚阿贊通大師的做為紀念,畢竟他努力維持不同宗教之間的和諧。我向來是感應遲緩,只有少數的擦擦和佛牌,會有不一樣的感覺,這枚是其中之一。


我平時是戴阿贊弄的那萊符管、2540那萊龍普托和2542那萊藥師。請到這一枚時竟有一種特殊的感覺...跟2542那萊藥師有點像( 之前有朋友說2542那萊藥師感應強到爆,所以我稍有感覺,但是符管就沒有特別感應,不過我沒有分別心一起戴),網上有說阿贊通大師所做都是加持大法會後,他一枚一枚加持,難怪會很不同。不過感應這種事聽聽就好。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