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最近看了天鐵的書,知我有一些鎧甲,想跟我要了幾片,順便問了有關鎧甲的事,嗯...要我說明可以,但鎧甲不給拗...因為十多年下來,我也所剩不多...

有人說,這是格薩爾王的戰甲,其實目前所有看到的鎧甲都是19世紀,只有少數到18世紀(都鏽得很嚴重),也就說只有一百多年的歷史,跟格薩王並無相關(傳奇的格薩王應該是在9-10世紀的,甚至是推到2 世紀,在12、13世紀元代後,西藏便共由薩迦及幾個政教合一政權交替統治),而一般鎧甲片有三種來源。


1.       佛像身上:在部份大型忿怒尊的塑像上會有披著鎧甲,如桑耶寺白哈王和紫瑪護法,還有忿怒蓮師身上,及敏珠林寺的護法身上。因為是清代所供,之後皮繩久了會斷裂,就拿下,鎧甲就拿拆解給民眾護身,但是數量少,目前幾乎很難找到。以下這一批是桑耶寺的,我朋友十多年前跟桑耶寺管家拿到的,為了取得這些鎧甲及一些物品,他答應協助桑耶寺,把在在住寺院的民居都搬遷,後來他把陸續取得鎧甲片卻都分送給我們這些朋友,他說這寺院有交代不能販售,而佛像身上的鎧甲因為不是人所用,所以有些都會特別大、特別厚重,跟一般長型的不太相同。





以上全部都是桑耶寺的,左上二片大的,是朋友最後一次拿到,他說本來鎖在跟降魔印的櫃中,最後管家才給他,是白哈王的,我們每一朋友只有分得三片,我少的那片....在17世噶瑪巴那...




2.      寺院僧人:在色拉寺的馬頭明王殿旁,曾有幾十付鎧甲和鐵矛(很多年前大陸尋奇有拍到過,前幾年有位師兄去就已看不到),據我朋友轉述僧人的話,這是清代時,西藏政府的一些士兵和將領,因為覺得自己罪業深重,而在色拉寺出家,把身上的戰甲放在馬頭明王殿旁,讓眾人警惕,如同中國所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後來這些僧人有些都成為格或是大成就者。加上長年供在馬頭明王殿,所以很多僧人也會在特定法會拆解分送給藏民,我朋友因為跟寺院的關係,每次都拿回一些,之後再去看時後來已全部鎖在馬頭明王下方櫃中。所以他入藏20年,每次短暫回台灣,大家都會跟他這些鎧甲鎧甲是不能賣錢的…另外刀劍他不拿,喇嘛說戾氣太重。





這些是色拉寺的,最長是頭盔,最上方的腰帶的鎖甲,因為年代不同,有些鏽蝕嚴重



3.     戰場或是先人:這種是朋友千萬告誡,千萬不要拿到來不明,因為之前在古格及青海,很多地方都可以找到許多戰甲,有的還是一整付或是一整排,當時蒙古軍隊會入藏侵略,有些戰甲都留在交戰的地方,古格的則是在王朝末,拉達克人入侵,很多古格戰甲還穿在白骨上(朋友親眼看到在一些洞中,他說曾人去想拿古格的老刀劍,就會出現旱天雷,所以早年藏民都不敢動,後來哪管這麼多...),有些是藏人保存先人的,朋友說,戰甲會留在戰場,這些人可能都沒有回來,加上都濺血他說早期藏民都不敢碰,在他入藏的後幾年,就看到八角街整付整排在賣利之所趨嘛我有次到一家文物流通店,看到一整付鎧甲,我問納杰「你怎麼會有」他跟我說「格薩王的」,我說「你從寺院拿的嗎?」,納杰笑說「怎麼可能,西藏找的啦」,我說「那你怎說是格薩王的」,他回答也很妙「我說是就是囉


戰甲其實跟天鐵沒有多大關係,這種大部份是包鋼,也就是外硬內軟的鐵質,有人特別愛13孔,或9 孔,其實這只是戰甲部位的不同,一般以13孔 及6孔較多。特別一提,我朋友曾到拿一種只有半截的,這只有23片,他說這是在大昭寺拿的,喇嘛說裝臟時折半,一半裝臟,一半喇嘛自己佩戴,據僧人說這是加持力最大,我曾拗了一片,跟頂果法王舍利一起裝在嘎屋中。



這是ART OF ASIA 書上,藏民會把寺院給的當成護身符縫在布上,特別注意,布上沒有一枚是藏神和佛菩薩,因為他們是直接佩戴菩薩,書中有提到格薩爾王曾用天鐵做鎧甲和武器,但不是說這種都是格薩爾王的,如同有人說格爾王的馬,眼睛是天珠一樣...傳說成份大於實際。



本來很大一盒,拿給仁波切加持時,硬是被仁波切要了一半以上(本來他全要,我跟他求饒,至少留一半給我)


我本來應該有一百多片,但是七八年前被秋竹仁波切的弟弟拗了一半送給貝諾法王,加上前前後後跟會長交換、送給師兄(仙逝的朋友千交代、萬交代,能換能送就是不能賣,更別說當天鐵賣),所以目前大概剩不到五十片。(雖不值什麼錢,但有前車之鑑,很久都不公開我的鎧甲),其實仁波切有說,一般鎧甲,藏人不敢亂拿,像我這來源很清楚比較ok


(大家看看就好,別再跟我拗,不管何種理由,我都不會再給囉,所以這篇我設定不能回應留言)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