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迦巴因地名薩迦(灰土)似象背上的南北寺而得名,又因薩迦寺支派哦巴的耶旺秋登寺院牆塗上紅白藍三色代表「觀世音菩薩的慈悲」、「文殊菩薩的智慧」、及「金剛手菩薩之力」三大部族怙主(這部份有待查證),故漢地稱之為花教。


昆氏最早的先祖是來自光音天系的天人,而佛教中薩迦派的傳承最早可溯原至龍王護,他是寂護靜命的七覺士之一。赤松德贊請寂護與蓮花生入藏,約於公元779年建桑耶寺,寂護任桑耶寺堪布。所謂七覺士乃指第一次在桑耶寺接受寂護受戒為比丘的七人,即天王護、遍照護、龍王護、善逝護、寶護、智王護、寶王護等七人。龍王護的弟弟多傑仁欽(金剛寶)為昆氏家族傳承的主要血脈。而在昆恭卻嘉波(konchokGyalpo)之前,昆氏家族為寧瑪派之弟子。


1073年,昆恭卻嘉波在藏南薩迦地方建立薩迦北寺(薩迦祖寺),遂出現薩迦巴。其子薩千貢噶寧波為薩迦初祖,被視為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之後的法王有文殊和金剛手菩薩等的化身。


 


薩迦派的教義主要在源自印度八十四成就者之一毘瓦巴尊者,自無我母處得到的「道果」,「道果」又有分有弟子釋和會眾釋也就是不共和共的不同詮釋。薩迦道果原本只有一個昆氏傳承的脈系,來自薩迦初祖貢噶寧波習自其父和卓彌譯師的十八脈道果的弟子色頓昆日克(Seton Kunrik)及再傳弟子雄登秋巴(Zhangton Chobat),亦曾蒙道果的第一位祖師「毘瓦巴」示現教授,一切因緣致使薩迦巴為日後唯一將道果發揚光大的教派。後世之所以有共與不共道果的來源是昆氏道果傳入「哦巴」時,哦巴大成就者「慕千仙波」在哦寺傳道果時,只把其中精要不共的部份傳給薩迦法王同時是那爛陀寺的第七任住持仁欽崗王府的達欽羅卓蔣稱,而後達欽羅卓蔣稱法王只單傳多鈴巴,再傳給了茶巴弟子傳承,而日後不共道果在茶巴一脈傳承,十八世紀茶巴四大傳承者之一同時也是薩迦昆氏都卻拉帳的薩欽根羅,並傳入哦巴塔澤王族,使薩迦王族和弟子傳承同時有共和不共道果!四大傳承的另一位是那爛陀寺住持究給千拉蔣巴即目前茶巴座主的究給企千仁波切的先祖。


此外薩迦亦保有寧瑪巴幾項蓮花生大士親傳的法脈,如薩迦不共普巴法。後世由文殊化身的第五伏藏王宗薩蔣揚欽哲旺波集結各派長傳、巖傳精要而成的續部總集和修軌總集也為薩迦派所持有的教法。歷代受過薩迦教法,在各派中均有,著名者如寧瑪巴素爾波切和嘉華龍欽巴、戒仁波切(宗喀巴尊者)、帕摩竹巴、布敦仁波切等,至今薩迦、宗薩大學仍為目前四派中最完善的學院,各派的祖古和傳承者均會在此接受教育。



 
Sakya Trizin 32, Wangdu Nyingpo(第二張為塔立仁波切手繪)



薩迦是西藏第一個政教合一的教派,在薩迦班智達即受邀前去蒙古和中原為蒙古闊端汗之老師,其姪子八思巴更被元世祖授與薩迦帝師寶冠(即將圓頂班智達帽飄帶上折交疊並向後延伸),八思巴並於1268年建外圓內方薩迦南寺。之後追封為大寶法王,之後多位昆族和弟子在元明二代受封為國師和帝師,而在明成祖時貢噶札西改封為大乘法王。


薩迦座主為昆氏家族繼承制,早期的傳承延續方式有多種方式:


(1)薩迦法王在早期的繼承,為法王的或為出家眾(薩迦班智達和昆八思巴),或為在家眾(薩迦前三祖),其他兄弟則可結婚或出家。(2)若法王為結過婚的在家居士則法王之位可以傳給兒子(董攝法王子),但座主的承襲是於不同拉帳或頗章輪流,仍是以昆族家族中最有德者接任,不一定是直系親屬。


十三世紀之後的薩迦巴在八思巴的姪子達尼欽波時,由其子分為四大王府,即「璽託」、「都卻」、「拉康」、「仁欽崗」四拉帳,後並有哦(諾)巴、茶(詑)巴、種巴弟子傳承。薩迦傳承中至今仍存在的有哦(諾)巴、茶(詑)巴」以及後「種巴」。


昆氏後裔發展出來的「薩迦巴」,早期有「四大王府」現今僅存「都卻王府」的南院和東院;「都卻南院」在十五世紀蔣貢阿米夏尊者(即Sakya Trizin 32, Wangdu Nyingpo)時又分為「卓瑪(度母)」、「朋措(圓滿)」二宮(頗章),即今天二大王族,二宮隔代輪任法王座主一職。現在的薩迦崔津法王之父親曾擔任過薩迦派的教主,代理過法王之職的達欽仁波切的父親也擔任過薩迦法王王位,達欽仁波切也暫代過一年法王後還政給度母宮即今天的薩迦天津。天津之意為座主、法位持有者,達欽之意為大宗主、教主之意。


「哦巴」寺系是由十四世紀時,達溫貢噶仁千之子「哦千貢噶桑波」建立,其主寺是「耶旺秋登寺」,雖這一脈的傳統是屬於弟子傳承,但法脈也是由昆族傳出,早期的弟子,不少代表者都是昆族;也就是薩迦法王同時兼任「哦巴、茶巴、種巴」三個寺系傳承的住持。「哦巴」寺系現在是由四大王府;「祿頂」、「塔澤」、「康薩」、「遍德」王族輪流接任哦巴寺系總住持一職。但一般皆為比丘後傳姪子或轉世,而非世襲。祿頂王族即「夏千家族」是都卻王府東院的後人,即昆氏的王族的遠親,但不繼承薩迦寺座主之位。哦巴的法座即是由輪值到的法王府之首座堪布擔任,這是由四大系夏忠仁波切(堪布的繼承人、侍者或攝政)昇座為堪布,也就成為哦巴座主。基本上,任期是三年,但有時亦會彈性調整。眾所皆知的哦巴祿頂堪法王即是祿頂法王府之首座堪布,於1994年任哦寺第七十五任法王。


「茶巴」主寺是「達種蒙切寺」(應是著名的夏魯寺),屬師徒相傳,是在十五世紀由多鈴巴的弟子「茶千羅蒐佳措」創立。薩迦茶巴傳承以十三金法與金剛瑜珈法的傳承所聞名,也是時輪金剛的傳承之一。薩迦傳承的中葉,不共道果和十三金法由昆氏仁欽崗王府也哦巴和薩迦教法總持者的達欽羅卓蔣稱傳入,也開啟日後茶巴的傳承,為茶巴一直持有,茶巴不少弟子也王族,後世因茶巴的傳承中最賦盛名的四大弟子之一亦為昆氏都卻拉帳的薩欽根羅,傳回薩迦主支和哦巴塔澤王府,之後三脈共同持有道果共與不共教法。茶千無瑕的見解與印度的寂護菩薩無異,他毫無偏見的隨十三位新舊譯的上師學習,並接受了當時存在西藏的一切修法的圓滿教授,成為了第二尊「末世的金剛持佛」。茶巴傳承的另一寺,即為薩迦頗具盛名的學院--那爛陀寺,該寺日後由究給王府和任沃王府執掌,亦即二位皆是茶巴法座的持有者,此世茶巴座主由以時輪法聞名--天神種姓戒氏的千拉秋吉尊者、究給千拉蔣巴尊者至仁千欽哲旺波尊者(霞祿固祥家族),他們的後人究給企千仁波切的大成就而中興。哦巴和茶巴其傳承均可以溯自仁欽崗王府的當巴索南蔣稱尊者的弟子傳承巴殿楚春,而其另一弟子宋吉帕瓦傳承的昆族和弟子傳承,也就是十四世紀初的前種巴傳承。


後種巴在前藏的「岡卡多傑登寺」是由薩迦密續大師,也是西藏六莊嚴中二位貢噶之一的「貢噶南嘉」創建於一四六四年(另一位貢噶即是哦千貢噶桑波),是薩迦派在前藏的重要道場。貢嘎南嘉降生於一四三二年,是明成祖所封「大乘法王」貢噶札西的再傳弟子,也是一位無比的大學者和聖者。他在岡卡多傑登寺,建立了依據薩迦四部密法的不同壇城儀軌唸誦、以及宗教舞蹈的傳統。貢噶南嘉為護法們所護佑以其不可思議的大神通力而著名。由他所傳出的薩迦後「種」支派弟子傳承、解脫教法無中斷地留存。貢噶南嘉當今的轉世已於1994年乘願再來,現在正就讀於薩迦佛學院。


傳承嚴密:薩迦巴較少偽上師之因,乃是家系和血脈傳承嚴密,且法嗣都早已擇定,現存三大系相輔相乘,加上弟子的戒規嚴格程度不下格魯巴,祖古轉世認定,都是昆氏和哦、茶巴數位法王座主同時承認,加上道果和喜金剛本續傳承規定甚嚴,在經論上,早期自薩迦班智達後有雅米邦、榮登大師至蔣千然將巴和國然巴等數位精通顯教 (1)彌勒、寂天的般若諸論(圓滿之道)、(2)陳那、法稱的因明諸論(邏輯和認識論)、(3)戒律學、(4)無著、世親的阿毗達磨諸論、(5)龍樹、月稱、聖天之中觀諸論、(6)薩迦班智達諸論等十八部薩迦分類的論疏大典,這些然將巴大師級的經師對於之後西藏在顯教的貢獻極大。近代有薩迦大學、宗薩大學和那爛陀寺的方丈、學者也精通並教授相關經論,同時顯密並重、論修同行,多位高齡堪布經師長期講經說法,絕非印順法師所言薩迦後世捨顯崇密,真正薩迦傳承者全為顯密皆通之大家,得以嚴格保存薩迦教法的因素。少數漢人宣稱薩迦傳承或法王合照認可,並非屬實,薩迦之王族和祖古亦須經由學院培植,並得各家系住持方丈傳授,後經重覆考試而受各支脈認可,薩迦天津在少年亦經喜金剛長續和薩迦不共普巴法背誦考試合格。


二十世紀至近代薩迦之成就者,除薩迦昆氏王族外,尚有蔣貢拿旺累巴、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康薩堪布多傑羌拿旺羅卓旋芬寧波尊者、遍德堪布多傑羌拿旺克主雅措仁波切、德松仁波切、究給企千仁波切、祿頂堪欽仁波切、塔立仁波切、阿貝大堪布、貢噶旺秋大堪布、第三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等尊者。


編寫因緣說明:


在下向來習寧瑪巴敏珠林寺系的教法(其實,但是在當兵時,曾因騎車載一位喇嘛至台北天母祿頂堪仁波切中心去見薩迦聽杜仁波切,蒙仁波切悲憫,隨喜傳授文殊灌頂,為服役期間最大的支柱,又蒙隨行的喇嘛才仁多丁贈予薩迦初祖的頭髮和八思巴舍利丸,至此和薩迦結下法緣。但退伍後得知仁波切捨世而去,深感悲痛,有感於現在薩迦的介紹僅於黃英傑先生和塔立仁波切之弟子葉靈毅所著的部份,筆者在多版本比較下,加上重新收集國外的資料,並將過去筆者於各合網站上的論述整理修正錯誤,之前翻譯和增寫的究給企千仁波切和重編的祿頂堪欽仁波切簡傳,於歷增補後,完成薩迦傳承簡介、究給企千仁波切簡介和哦巴祿頂堪仁波切簡介等但薩迦如海洋神聖歷史和傳承,絕不僅於此簡介。薩迦法王傳記部份,法王子寶金剛已有完整的編寫,筆者不敢造次,僅以這三篇近萬字的簡介回向給聽杜仁波切。最後在下仍恐內容仍有錯漏,在此向薩迦諸護法和天龍八部祈諒。



怠惰者 2002/05/16

 


感言:


第一次見到薩迦聽杜仁波切是在1995年時,當時他第一次來台,借住在天母祿頂仁波切中心,那時他還沒有中心,我算是當時最親近他的台灣人,跟他二位隨行的喇嘛也很要好,在我當兵時給我很大的支持,雖然我是寧瑪派的。(不過薩迦和寧瑪一向都有關係,如寧瑪派敦珠法王次子多拉久美卓之尼瑪仁波切,即薩迦派的祖古,他也是三世敦珠仁波切的父親;而薩迦重要祖古-宗薩欽哲仁波切是敦珠法王長子聽列諾布仁波切之子,即敦珠法王之孫。)


在退伍後得知他入涅槃,悲痛萬分,所以在仁波切轉世未坐床前,我蒙祿頂堪欽仁波切的指導,書寫這一部史略,功德迴向給仁波切,希望他這一世不論學習和傳法可以一切順利。


後來聽到幾位師兄說,仁波切在台中心,被一位常佛教文物市場買賣文物的台灣人居士所佔,自稱仁波切的弟子,自成上師,又把信眾大量的功德金供養印度薩迦的寺院,變成薩迦的大功德主,令一些在台實修薩迦派的老居士,十分感慨。


今天看到阿牧師兄寫的「可憐、可悲」,想起往惜的仁波切,也十分難過這件事。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看圖知我名
  • 感恩師兄您不辭辛勞完成"薩迦傳承史略"!! <_ _><br>可否慈悲應允末學引用上文至敝站呢?<br>
  • Transhimalaya
  • thanks nice picture.<br>
    [版主回覆01/25/2011 14:27:15]據說這位薩迦32任法王,就是降伏雄天的成就者,凡有他的法相在之處,雄天就不能侵擾。
  • 昭德
  • 有善知識跟益友這兩種善緣真的很重要...唉~耐安內?...
    [版主回覆01/25/2011 14:24:19]<p>唉,有了自我執著心和貪念,就會膨脹自我超出自己的修為...</p>
    <p>這是我輩應該謹慎,如同時輪續中所言「凡夫人不能做瑜珈士的行為,瑜珈士不能做大成就者的行為,大成就者不能做佛陀的行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