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製成蓮師像,背後可以看到一些鹽份結晶


 



這枚是用二世敦珠法王的洗法體紅花水及舍利鹽混合甘露所做的布擦,目前可以看到大成就者以荼毗後的聖物做的骨擦(在我部落格中有一些介紹),而比較少看到布擦,目前在中國大陸較常看到布擦就是以十世班禪的布擦,而在台灣則是有流通過大陸藏哇寺附近寧瑪巴尼爾尚瑜珈士的布擦。以上二種我就不多做介紹。



我重新包裹後放在大型佛牌殼中


 


這枚是寧瑪巴敦珠法王在加德滿都大白塔附近的 Urgyen Do Ngak Choling寺(也就是供奉法王固棟的寺院,有沒有哪位師兄可以告訴我中文名稱,我查到都是叫敦珠祖廟),在法王涅槃後,以洗聖體的紅花水和舍利鹽所做的布擦,這是我請師兄這次去朝聖時,向二位老瑜珈士(敦珠法王的弟子)所請到的。這枚體積相當大,超過7 公分以上,光是做一枚用掉敦珠寺院的甘露丸就相當多,可想而知,相對數量非少,應該是給一些瑜珈士的弟子,並沒有公開結緣,所以幾位師兄在寧瑪巴這十幾年下來即使有聽過,但都沒有看過。


 



其實以布擦而言,算是相當難保存,因為含大量的水份和鹽份,加上法體的水份,即使乾燥後,仍很易吸收週圍的水份,像在大陸的班禪喇嘛布擦,在幾年,絕大多數本來清晰的外表都變得模糊,有點像佛牌中講的發料。這一枚敦珠法王的布擦,算是相當乾燥及堅硬,邊綠但是仍免不了有脫屑的情況,而且擦擦也一直可以看到一些體液鹽份結晶,包的紙也變紅色,這也就是布擦和一般擦擦易分辨的地方。




這是師兄在尼泊爾用衛生紙包著布擦回台,已製作和乾燥十多年的時間,布擦還是會滲出紅花水
左側是我放布擦的密封盒,底部放了三包食品用乾燥劑





這是和布擦同時製作的金剛薩埵,甘露成份大至相同,但是沒有加入洗法體水和舍利鹽


 

若藏民生病去找瑜珈士,瑜珈士如果手上沒有藥物,也刮下邊緣給藏民服用,而閉關時,通常也會帶一枚布擦進去,除了和上師相應,也可以備不時之需( 據一位朋友在拉薩遇到的經驗,這比任何藥物、甘露丸都好用,當然有病一定找醫生。)  




除了敦珠法王,我只認出三位法王級的,最左側為敏令赤欽仁波切,最右側是初璽仁波切,在法王左邊(以我們看的方向 )是達龍哲珠仁波切



 法王在Urgyen Do Ngak Choling寺的固棟



敦珠法王的法衣


 


「布擦」依據劉棟先生書上所說:
據藏傳佛教儀軌,歷代達賴喇嘛、班禪大師及少數大活佛圓寂實行塔葬,此為藏地最高級葬禮。塔葬之先,須將大師法體用鹽巴、藏紅花等珍貴藥品進行脫水處理,方可塑成金身,安放於金、銀靈塔塔瓶之內,供萬世瞻仰。此種靈塔在布達拉宮塔殿內有八座,供奉著八位達賴(五、七至十三世達賴)的法體。將脫水處理出的大師體液混合泥土製成的擦擦稱為「布擦」。藏語「布」意為法體。 


 



後記:這位師兄在前幾年朝聖時有一次的機緣跟瑜珈士請到三枚布擦,除一枚自留外,二枚讓給一位自稱很虔誠的師兄,沒有想到後來這位師兄就加價賣掉,一枚也因此輾轉流到國外。


我跟師兄對這件事都十分感慨,看到網路上,有些師兄拿他結緣的甘露丸、聖物或是像這種擦擦,以高價(倍數,甚至是十倍)在出售,我們覺得這些聖物都不應該成為獲取利益的商品。


我聽一位擁有不少聖物的老師兄說,這種些販賣聖物的行為會斷自己的法緣和慧命,有些文物是能賣,但有些聖物請多少就應該讓多少,而有些聖物則不能賣。若以聖物罕見稀少來抬高價格,獲取自己利益,是要背因果業力,而也會斷了再請到聖物的法緣。


即使流通也要視物品,不是說所有東西、文物(尤其是聖物)都可以流通,即便是以原來請供的結緣金額,有些聖物也不應一再轉售,一者最後大家就會視聖物為商品,再者是最後接手的人,也無從得知是誰,會不會損壞聖物。


這位老師兄說,以前的藏人請到一枚舍利、布擦都好不容易,所以一生會都好好珍惜;反觀現在台灣的弟子因為得到聖物比以前容易,卻不知好好珍惜,甚至只是當成收藏品或是流通的商品。


所以在你請聖物時要三思,而不是日後缺錢時,就拿去變現,即使理由都很正當。台灣每一位弟子累積的業力加總,會讓台灣的法緣愈來愈困難。


※此篇已設為不可回應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