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把我手上一些很迷你的擦擦拍了拍。( 有些是之前拍的,從盛世回存),相信大家都有些擦擦的收藏或配帶,之前朋友是整盒整盒帶回台灣,現在也日漸稀少,


 


我手小的擦擦,大概有幾十枚,以下是 幾枚代表性的。


 


有些其他師兄我介紹我就不多講。


 


有幾枚比較特別我說明一下,圖一上右二是妙音天女,圖二是達賴十三世做的白度母,倒數三枚是金剛薩埵的雙運相。


 


我大大小小的擦擦都有一些,如大的白文殊甘露擦擦和密勒日巴甘露擦擦,都不算小。而圖中有三枚的大小,卻比一元的台幣和人民幣要小,但就精細程度,卻不輸大的。


 


這些許多是從不丹的佛龕或是壇城中取下,像有些小蓮師,應該是蓮師總集的佛龕中,如最下方唐卡般的佛龕,而有些是金剛鬘等一些法脈的擦擦,大部份年低都 是清中到清晚,但有少部份有到明代。這些數量不算少,每一種至少都有上百尊,但是歷經火災、風化和損毀,大部份都是殘件或是品相不佳的情形。


 


可惜有一枚早期有一枚敦珠法王米粒大小的蓮師失之交臂(朋友在數年前帶來台灣時不小心掉了,因為太小也找不到)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