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陣子生了場大病,中暑又感冒,併發支氣管炎,打了點滴又打消炎針,躺了二天,咳了一週。


又遇到我工作的商會舉辦大型活動,接著忙下去,所以一直沒有寫部落格,這陣子就把一些部落格的文章轉載去盛世收藏,給更多人鑑別一下...


這幾天才有空把一些收藏拍拍照,再寫成文章放上來...


 


有些師兄大概知道,我拗這枚至少有5、6年的時間,原本是位的師兄從閉關處帶下來,因為我雖是寧瑪巴,但是我對密勒日巴的刻苦修行非常敬佩,所以我有連這尊,共有三枚密勒日巴擦擦及一尊銅佛。


 


而5、6年前看到那師兄剛從閉關處帶下密勒日巴鼻血所做的這塊擦擦,就非常想請供,但是這是那位師兄的上師給他的傳承物,任憑我這5、6年間威脅利誘,都無法使他讓給我。


 


後來隔了幾年,他說他有位師兄也有一塊,就幫我問問他,他師兄也願意送我,分文不取,微薄請供的錢全部以我名義捐給寺院,所以當時接到這塊蠻令人動容的...


 


師兄轉述這塊比那塊更他的早個數十年所做,製作者和成份都不知,但是有淡淡甘露味,是跟他手上是同一個模子,背後印兌也都相同,蓋印的方式也一樣。


 


據說是這是康區一位伏藏師所做,背面的圓型印兌就是那位伏藏師的印兌,而長型的蘭札體梵文嗡阿吽印兌就不知是哪一位的,或許有的師兄認得這些印兌...


 


一般看到密勒日巴岩洞修行的,大部份是石雕或是大型的雕塑,而以甘露藥泥做的擦擦,非常少見,也就是為什麼當年我看到這尊就非常喜歡...


 


師兄是覺得這應該是黑泥低溫燒,本來我也以為是黑泥,我仔細看了一下,聞了一下,這是甘露藥泥,雖時間已久,還是有一點淡淡的甘露味,這跟我之前有一塊五大護法的甘露擦很像,
因為時間久了,會硬化,但是甘露還是有一點點香味在,而且這枚在甘露中,混入不少礦物(我覺得是黃金)。


 


如果是低溫窯燒(3、4百度),黑泥會帶有一點灰黑或是灰白。要燒到全黑,或維持黑泥的黑,溫度除非拉到很高,至少1200度(這是燒佛牌是一樣)


 


其實有時想一想,像這塊擦擦,供養金全部給了寺院,說起來,數量比泰國2497的大佛更少,供養也比大佛更少,可是知道和想要的人卻沒有泰國的大佛來得多...


 


後記:前陣子拿去玉市配錦盒時,給一位藏族的年輕人看,結果他一拿到就覺得整個人發熱,他說他還沒有看過這種擦擦...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