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尊是殘件,劍不見了,而經書一側甚至整個斷裂,一般我收擦擦或是佛像不太收殘件,但是一者龍欽巴的擦擦很少見,而佛像背後有字(遍知.龍欽繞降)更少見,再者,朋友請到時,喇嘛特別說這件相傳是弟子所做由龍欽巴親自開光的自身像,而且喇嘛和朋友也相信是由龍欽巴親自開光
而這尊殘像的斷代(體態、帽型),也大約是14世紀,與龍欽巴(A.D.1308年~1364年)年代相符,喇嘛所言的可信度相當高。


 


 秋札桑波尊者    索達吉堪布譯


 


頂禮一切三傳承殊勝上師!


首先發心利眾生,中間擔負重大任,


最後現前菩提果,又如釋尊之誕生,


此大德亦與彼同。昔日累劫積資糧,


中披堅韌精進甲,終成二利尊前禮。


至尊無垢光傳記,廣如虛空深如海,


凡夫心雖難了達,撰此報恩利後代。


宛若空中日升起,令諸蜜蜂增歡喜,


祈禱開啟我心花,增上講辯著辯才。


 


我懷著一顆報答尊者深恩厚德、利益後代具緣信士的赤誠之心,將自己耳聞目睹法王全知無垢光尊者仁波切的事蹟以及所知曉的情節,在此以簡明扼要的文字作概括性的敘述,殷重祈禱諸位殊勝上師賜予加持,願空行護法尊眾鼎力相助。


 


尊者誕生在南贍部洲的中央印度金剛座百餘由旬以外名叫友熱札破東仲的地方。依據密宗的一種觀點而言,四大部洲之一的南贍部洲是釋迦牟尼佛所化的百俱祗南贍部洲之一,在毗盧遮那佛心間吉祥結正中的一朵蓮蕊上,名為基藏花飾,毗盧遮那佛身體遍及一切刹土,而且身中也圓滿了一切刹土,其雙足金剛跏趺座,雙手等印,掌中托缽,缽中盛有香水,其內有二十五層鮮花,南贍部洲則位於其中的第十三層。


 


在友熱札破東仲地方有一位大阿闍黎是蓮花生大師的親傳弟子,他是一位獲得了馬頭金剛悉地的成就者,名為安蘭"嘉瓦秋揚。他的種族傳宗接代,未曾間斷,過了二十五代,尊者的祖父拉仲出世,他獲得了甘露藥的成就,壽命長達一百零五歲。尊者的父親是一位阿闍黎,名為丹巴仲,母親是空行母的化身,名為索南尖。母親懷孕期間曾夢到一頭大獅子的額頭上同時現出兩個太陽,光線縈繞,融入自己的體內。土猴年二月初八(西元一三○八年)這一吉祥的日子,尊者誕生於世。當時,一位手握寶劍、獠牙畢露的黑色女人現于人前說我要保護這個孩子。說完將尊者抱了過來,之後又交還給他的母親,瞬間便隱身不見了。她就是南哲熱瑪德護法神。


 


一次,母親去田裡幹活時,把他放在田邊,後來急著去辦一件事,正趕上此時下起了一場冰雹,她慌忙之中竟然忘記了田邊的嬰兒,等回到家中才猛然想起,不禁焦急如焚,於是急急忙忙趕到田邊去看,結果孩子已不知去向了。母親萬般無奈,最後只好哭著回到家裡。這時,前面的那位黝黑的女人從庫房中將孩子抱出來,用寶劍指著她說:“你太怠慢這位活佛了。”說完又無影無蹤了。平時,南哲熱瑪德也經常是形影不離地侍奉左右。


 


無垢光尊者是真正的化身,這一點蓮花生大士遺教中早已授記過:末法時期嘉瓦秋揚世系中的最後一代有一位文殊菩薩的化身將弘揚密法,其後此法於兩代中興盛。


 


藍毗尼園義成誕生時,天王龍王為其作沐浴,


手捧潔白哈達誦吉祥,面露喜色恭敬作供養,


如是此勝大德降生時,南哲熱瑪達之雙手抱,


口中言說我將護佑之,複次交付其母身消失。


 


尊者從小就具有虔誠的信心、廣大的悲心與超群的智慧,五歲起開始用功學習文字的讀寫,由於他聰穎過人,所以不久就完全運用自如。七歲時在父親面前聽聞《集善逝續》、《馬頭金剛續》、《金剛橛》《蓮師事業論》以及醫方明、曆算學等,全部通達無礙。九歲時在札謝聰諦地方念誦《般若二萬頌》和《般若八千頌》各一百遍,對其中的詞義無餘精通。十二歲在桑耶堪布薩欽巴與阿闍黎根嘎哦色前出家,法名赤誠羅珠。出家後便開始學習戒律,從這時起,年僅十二歲的他就開始因機示教、講經說法,並且經常到各處寺院在智者濟濟的辯經場上,嶄露頭角。


 


淨飯王之太子出皇宮,清淨塔前出家受圓戒,


現示目睹輪回過患相,引導眾生趨向解脫道。


如是此聖者亦于桑耶,了知佛教根本即戒律,


聞法講經事業極卓越,追隨佛陀尊者前敬禮。


 


十六歲時,尊者在阿闍黎札西仁欽前聽受了兩遍《道果論》和《六法論》、《亥母六法》、《勝樂鈴》的灌頂,以及《金剛手大輪》的灌頂與教授,並且在阿闍黎旺意前聆聽了《時輪金剛》、《新續全集》等數多續部。又初中後三次在則龍仁波切前聽聞揚擦法門、夠倉道引導、帕單巴的息法,此外還有瑪姬拉卓的六斷法等。十九歲時前往桑普,在智慧超群的張巴秋華丹與嘉燦巴秋札二位上師前聞受《彌勒五論》、《釋量論》、《集量論》,完全領會後便為他人傳講。彌勒菩薩在《寶性論》中說:“除分別念外,無餘所斷故,聞法故聞勝。”


 


符合其中所說此聖者,廣作聞思善修自智慧,


遣除無知黑暗焚愚林,妙慧徹見至智者終境。


 


後來,尊者修持不動佛、妙音天女等增長智慧的法門,從而面見了各位本尊的金顏,親聆彼等法語,尤其面見妙音天女時,被天女放在手掌中轉繞四大部洲七日內觀賞四大洲、須彌山。之後打開了喉間受用輪脈結,智慧得以無偏增長。由於尊者在桑普等因明學院辯論時常引經據典,教證豐富,所以眾人都稱呼他多教證桑耶巴。


 


此外,尊者在慧堅譯師前恭聽了《因明七論》、《心經廣釋》、《三摩地王經》等甚深五經以及《詩學明鏡論疏》許多法門。如此對於教理竅訣以及因明、詩學、聲律學等各種學問全部精通後便雲遊四方,依止數位成就者上師廣泛聞受經續竅訣等諸多妙法。在阿闍黎雲訥敦哲前聽聞了《甯瑪續全集》、《密集續》以及《大幻網》心部方面的許多法要。又于阿闍黎雲訥嘉波前聆聽了龍樹菩薩解釋第一轉法輪四諦法的教言集,解釋第二無相法輪的中觀六論,即《根本慧論》、《六十正理論》、《七十空性論》、《回諍論》,解釋最後了義法輪的《贊法界論》。在阿闍黎雲訥多吉前聽聞了《入行論》、《學集論》以及阿底峽尊者的教言集等諸多耳傳法門。于波巴堪布前聽受了措普譯師的法要《修法海》、《空行海》、《勇士海》、《法源百門》《毗奈耶》廣中略的經部、《金剛經》、《波般攝頌》、《心經》、《般若一萬頌》、《事師五十頌》等許多教法,于噶瑪巴自生金剛尊者前恭聆了六加行及除障法,《那諾六法》、《直指三身》、《大悲佛海》、《大悲王軌》、《密集金剛》、《薩波哲續》、《瑪哈瑪雅續》以及《紅黑大威德續》。在阿闍黎旺意前聽受《六加行修法本尊直傳》、《佛頂續》、《空行帷幕》、《繞派大威德續》灌頂教言以及圓滿次第,還有風輪財神、作明佛母、釋尊、空行修法、彌勒、十六羅漢以及藥師佛等許多修法。在謝賽仁波切前聽聞了《三類道歌》、《三類山法》、《緣起百門》阿闍黎敦策前《仙人水銀取精法》與《細沙取精法》。在蔣揚上師前聽聞了時輪曆演算法、《火海五攝續》、《觀察日食月食續》、《金剛頂續》、《文殊根本續》、《金剛源續》、《時輪金剛釋》、《攝真如達塔桑哈續》、《淨化續》、《金剛界續》、《普明續》、《開光明義論》等。在薩迦法王前完整地恭聽了《大發心儀軌》以及三續教授。在措普巴上師前聽聞了《金剛鬘幕怙猛怙》等法。在湊諦巴上師恭聽了秋旺派的《集大悲心要》,大圓滿《佛陀雙運續》、《根除輪回續》、《上師密集續》、《怙主中性續》、《取精百門》、《紫旃檀囑神海續》、工巧學、火炮水炮術、大力小力術以及壘環式修法等。在康麥巴尊者前聽受了《長壽巴拉巴札》、《擦擦黁巴》、《紅心寶續》、《佛母毒劍續》、《駕風煙霧續》、《十萬黑續》、《外道七尊法》、《金剛經》、《防冰雹法》等。在拗唐瑪巴尊者前聽聞《集善逝八教》、《天鐵俄木》、《金剛橛伏藏秘密智慧》、《怙主七品》、《騎虎怙主》、《騎鳥》、《騎獅》修法等。


尊者住在桑普地方時,野蠻的康巴人居然先後七次將他從一個住處攆到另一個住處。最後他與措普巴滾秋巴住在一起。一日,上師張巴秋華丹對措普巴說:“這位桑耶巴格西如果能留住在這裡,必將對本寺院大有利益,唉!沒想到這群秉性惡劣的康巴人卻容不得他住在這兒,這條茶葉您拿去供養他,這兩塊氆氌也送給他用,你平時多和他聊聊,我也會找他談談的。”措普巴將半斤茶葉和兩塊氆氌帶回來,對無垢光尊者說:“上師說這茶給您飲用。”“茶明日再喝也可以,今天沒有空了。”說完就走了。次日黎明尊者背起背包說:“我走了,我留下的東西讓他們享受吧。”說完就上路了。當他走到措普譯師的遺塔前時,正好碰上一位道友往上來。那位道友問他:“您這是去哪兒呀?”尊者回答說“我在康巴這個地方呆不下去了,所以要離開此地。”“您不是著論無礙嗎?為什麼不留下偈子狠狠地譴責他們一頓呢?”尊者說:“我已經揚揚灑灑地寫滿了一張紙,貼在法座上了。不過,這裡還有一張。”他拿出來交給那位道友,“這個麻煩你帶上去。”那人便將這首以嘎卡等三十個藏文字母為句頭寫的厭世歌帶了上去。後來,那些康巴人氣極敗壞地將法座上的偈頌消毀了。那首憤世嫉俗的三十字母厭世歌則在漢地以上廣泛傳播開來。


 


在此之後有一次,尊者前去哦多地方化緣,當時尊者的穿著是上衣僧裙和一個披風,既不華麗也不寒酸,可算是中等,除此之外再沒有其它衣物了。當天晚上他留宿在地方的一間房屋裡,與住在那裡從衛多地方來的一位格西不期而遇。格西問尊者:“您從哪裡來?”“我是從桑普來的。”“都學過了些什麼經論呢?”“我學過《戒律》、《彌勒五論》、《因明》等。那麼,您是從哪裡來的呢?”“我從嘉瑪地方來,但我的故鄉是坐普,我是在夏地出家的,《入中論》我學得還是很不錯。”尊者沒有順著他的話說下去,而是問:“據說嘉瑪地方有成就者玖拉修行的一個山洞,現在那裡的情形怎麼樣呢?”“那倒是一個很好的山洞,您問這個作什麼?”“如果我能化緣到一大口袋青稞,那麼我想冬天就住在那裡。”“噢,正好,我冬天也要在那裡住,這樣吧,我這裡還有些存的青稞,我就奉獻出來。對了,那個村子裡有一位密咒師,他的兒子經常夭折,您懂不懂如何作黑馬頭金剛的火施儀軌。“我懂。”那麼請您去他家好嗎?”於是尊者去密咒師家為他們作了火施儀軌,完畢後他們供養了他一大口袋青稞。此後,就與那位格西結伴前往玖拉尊者的山洞。立誓閉關八個月。尊者修了一間黑關房後將青稞也搬到那裡。每日黎明時為格西廣講一次《現觀莊嚴論》。


 


過了五個月,一日拂曉的夢裡,在有沙丘、小溪的山谷中,聽到傳來伴著鐃鈸樂音的歌聲,舉目眺望,看見度母化身的一位少女騎著有金鞍鈴鐺裝飾的駿馬,朝此而來。她身著錦緞衣裳、佩帶純金、松耳石飾品、以金瓔珞掩面、芳齡十六歲左右。尊者請求說:“聖女,請慈悲攝受加持我。”她一邊摘下一頂珍寶頭冠戴在他的頭上,一邊說:“從此以後恒時加持你並賜予悉地。”因為得到了聖女的加持,在一個月期間,一直處於明樂無念的等持中,並且獲得了謁見格瑪燃匝的授記。閉關結束後,尊者為父母作了一百零八遍普明儀軌,格西心裡想,這位尊者必定具有加持。之後請求灌頂時,他就欣然應允了。在格西去提水的短暫時間裡,尊者用彩粉與土粉設立了一個完整美觀的壇城,完畢後,為那位富裕的咒師一家人修波則倉與三十人傳授了灌頂。


 


嗚呼奇哉怙主大悲尊,不現法界之中慈視我,


以語自在智慧之日輪,速遣我心深處之黑暗。


 


二十七歲時,尊者要奔赴大持明者格瑪燃匝前,走到桑耶時,遇到了雅逮大班智達,雅逮對他說:“現在你要去往何處,所有的人都來法王噶瑪巴前求法,你該上去才對。”尊者說:“聽說大持明者格瑪燃匝住在雅多嘉瑪普地方,我要去拜見他老人家。”二人互相告別。尊者到了嘉瑪普,看到大持明者師徒搭起的七十多所帳篷,問明住處後前去拜見上師。上師顯得格外高興,面露笑容地說:“昨晚我夢到了一隻奇特的神鳥,被千隻小鳥團團圍繞著,將我的書帶到了四面八方。看來那只鳥就是您了,一定就是受持我此法的傳承者。”當年夏天,依照上師的吩咐先後九次從一個空穀遷徙到另一個空穀。剛剛落腳又立即搬遷,結果弄得疲憊不堪。當時的尊者衣衫襤褸,因而經常受到上師身邊的小僧人們的唏落挖苦,甚至連周圍的狗也仇視他。


 


在上師傳法的前一天晚上,兩位管家帶著一個大鬥來到尊者面前說:“桑耶巴格西,你的法稅在哪兒,凡是請求灌頂的每人必須交七藏鬥青稞。”尊者面有難色地說:“我連一藏升也沒有,可上師明明已經說過我可以得法。”管家態度十分強硬地說:“那麼,這次傳法中一個人的法稅誰來付?”尊者不禁暗想:因為前世未曾積累福德,才遇到這般的困境,這該怎麼辦呢?難以交上法稅,看來必須要離開此地了,當著眾人的面實在不好意思,還是趁著天亮時到山谷口。這樣考慮後,第二天黎明正在起床時,有人來通知他說:“桑耶巴格西,上師讓您現在去他那裡。”尊者想,我本打算馬上走,可是又不能違背上師的言教。於是他來到上師跟前。上師笑容可掬慈祥地對他說:“你不要胡思亂想,來,坐下喝茶。”又派人去叫那兩位管家過來,他們來了以後,上師對他們說:“這位格西已從內心中交了法稅,你們不要難為他。在此次聽法的所有人中沒有能勝過他的。”


 


奇哉極為稀有殊勝相,猶如常啼謁見法勝尊,


無著依止彌勒怙主前,聖者依止聖者真奇妙。


 


尊者為正法歷盡了千辛萬苦,曾經在兩個月裡僅以三藏升糌粑粉與二十一顆水銀丸維持生活,清苦拮据。每當下雪時,就鑽進一個牛毛口袋裡,這個袋子既作衣服又當座墊。儘管是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但他仍然堅持不懈地在上師面前恭聽了許許多多的教法,諸如寧瑪派伏藏《蓮師寂猛加持續》、《黑紅亥母八部法行》等數多修法,還有《普作王續》、《阿如虛空風續》、《普賢自住續》、《三有大續》、《精通廣界所知續》內外密類諸多續部,尤其聽受了無上密四灌頂、甚深四涵,十七大續部以及一百一十九種小篇幅的竅訣。此外又聽聞了三大護法神的修法。上師將教法的一切觀點全部交付於他,指定他為教法的傳人,而且隆重地舉行了授予三界法王最崇高的儀式,從此尊者便成了三界法王,並且他也完全具有令見、聞、念、觸的一切眾生置於菩提果位的廣大威力。


 


彼與本來怙主無二致,大悲利眾顯示大方便,


以勝乘藏妙雨令善緣,見行花茂尊前我頂禮。


 


此後,尊者立下誓願在青普修行七年,在酣哲剛地方修法時,七日中接連不斷地見到黑色金剛亥母的容顏,爾後修行蓮師猛修法,結果時而會看見二十一頭、四十二手的黑日嘎被八大法行的七百二十五位尊眾所圍繞。黃財神供養了他一顆名貴的寶珠,金剛璁玉度母親自現身,將自己內外密無上的修法毫無保留地傳給了他。住在給貢時,有一日在境界中親見蓮師的寂靜尊顏,並且來到空行刹土,看見諸位空行母傳法的壯觀場面時便情不自禁地散拋吉祥的鮮花。當他要離開時,所有的空行母為他餞行,並且傳授了《空行心滴》。住在給俄時,親眼目睹光芒環繞中的紅色金剛亥母、金剛薩埵、馬頭金剛、度母和站式的無量光佛。住在屍林時又現見了手持豺狼與棍棒藍色一目的一髻佛母、曜王呵拉與妙金剛單堅三大護法神。在夏俄經堂裡又清楚地見到了怙主四臂觀音、降魔金剛以及二十一位優婆塞(蓮花生大師初入藏時被其降伏並承諾護持教法,現為居士形相的二十一位護法神)。


 


善法界之廣闊大地上,開墾勝菩提心之良田,


精心播下願行之種子,成熟十善莊稼尊前禮。


 


那一個夏季,尊者前往拉薩大昭寺朝拜釋迦牟尼佛親自加持過的覺沃佛像,在佛像前清晰見到從覺沃佛像的白毫間射出光芒融入自己的白毫間,由此使他想起了曾經在靈鷲山、新疆地區、成為班智達瑪哈莫札以及在印度時所精通的新舊派佛法等情景,歷歷在現,了了分明,於是內心比以往更安樂,更寧靜。前去單帕地方專心致志地聽受了密藏續,接著又來到瑞謀寺,在那裡和瑞謀上師交談時,二人同時看見一位黑色女人出現在面前,她將隨身攜帶的一部札歌則達經函交給尊者之後便杳無蹤影了。瑞謀上師深感驚奇,豁然醒悟過來,於是向尊者求法。尊者也爽快地答應在青普傳講心滴法,之後就離開了該寺。


 


二十八歲在拉繞謀堅地方傳講心滴法時,剛剛開始講法,空中便普降五色繽紛、多姿多彩的花雨,進行有戲灌頂時,到處遍佈耀眼奪目的藍色光芒,在進行無戲灌頂時五彩光線遍空縈繞。並且身色湛藍的蓮花生大師與身色豔紅、手持寶瓶的益西措嘉降臨,他們在為自己灌頂時,空中光芒萬丈,妙音與鈸聲悅耳悠揚,久久回蕩,出現了諸如此類的神奇瑞相。這時,在壇城邊緣出現了七位如松耳石般碧藍的十六歲童女,她們個個婀娜多姿,翩翩起舞。尊者對此默然不語,神態如故,沒有作任何喜怒的表示。此時,蓮師佛父佛母賜予尊者空行心滴的灌頂。並且授記:需要恢復哈恙山洞、烏金堡與夏地經堂以及撰著論典。蓮師賜其名為無垢光,益西措嘉空行母賜名金剛威嚴。


 


對於尊者赤誠羅珠的聖名,續部中有明確的授記。《阿底莊嚴續》與《應成根本續》中雲:“爾後羅珠尊持教。”其中所指的就是無垢光尊者。《遺教續》亦雲:“羅珠名者無礙行。”


 


此尊即是殊勝大聖者,佛陀授記法主皆讚歎,


空行奉其甚深伏藏師,如是成就聖者誰能比。


 


在這之後,尊者前往剛日托嘎,在覺受中明顯地感到了十二地神母、九兄弟護法神的熱情歡迎,在此地修行了整整三年。期間有一天淩晨的夢中,上師格瑪燃匝親自降臨,單手結期克印,一言不語,尊者立即心領神會,明白這是灌頂的表示,當時雖然上師已經出現了圓寂的種種征相,但依靠一緣等持力而使壽命得以延續。就在同一天觀賞日出時,聽到從東方的虛空中傳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向空中一瞧,看到光彩奪目的聖尊壇城中央呈現出普賢佛父佛母雙運身相,而且漫天遍地到處都佈滿了寂猛壇城,身色黃綠的布瑪莫札與四位空行上師(嘎繞多吉、蔣花西寧、西日桑哈、嘉納思札),以及報身裝束的上師格瑪燃匝,蓮化生大士也明現在眼前。從此以後,頻繁地親睹了數多本尊的金顏。


 


此後,尊者赴藏地五臺山,當時的那裡到處是虹光撐起的帷幕,奇妙瑞相屢見不鮮,在尊者作幻化網儀軌的過程中,在虛空、岩石等處均鮮明地現出寂猛壇城的尊眾,這是在場的人們有目共睹的。瞬間,尊者產生了與以往迥然不同的覺受,舉目向東南望去,看到布瑪莫札尊者悠然地端坐在空中,手指指向東南方,以此令他想起了昔日恢復經堂的授記。


 


“講經說法猶如恒河水,辯論之時宛若蒼鳴聲,著論流暢恰似陡坡水,入定時如瑜伽之現量。”這個偈子可謂是恰如其分、真實不虛地道出人中獅子無垢光尊者的功德。


 


在當時的一個伏藏品中有蓮花生大師對哲貢顧巴根仁的授記,其中寫道:“名為哲之地方處,名為根仁魔之子,身上具有兵器紋,死後將墮地獄中。南方文殊菩薩尊,一位化身若調伏,將從地獄得解脫。”這個授記剛好被顧巴根仁見到了,看到自己的身上背部脊椎的右窩處果真有一顆形似寶劍的痣時。他不禁暗自思量,本來我準備在衛藏發動一場驚天動地的戰亂,如果由此將導致墮入地獄,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這樣想過以後,他便迫不及待對華秋巴上師說:“請您幫我尋找文殊菩薩的一位化身,迎請到這裡來,我要向他求法。”於是華秋巴上師馬上動身前往衛藏尋找。在衛藏地方上師嘉哲巴可算是眾心所向、備受敬仰的一位大德了,華秋巴上師將此事的始末原原本本地向他講述後,誠心地徵求他的意見問道:“為顧巴根仁迎請全知無垢光尊者是否穩妥?”嘉哲巴上師說:“如果你對他有如此的信心,我也有如是的信心,那麼此事就這麼辦吧。”


 


當尊者接受了他們的邀請準備前往哲貢地方時,因為上師的圓寂而沒有能夠如期赴約。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當時尊者夢到布瑪莫札神態安祥地坐在四隻獅子所撐的寶座上,十分溫和地說道:“我是格瑪燃匝的化身,現在要去往蓮花層刹土,你以後要竭盡全力弘揚教法。”也是在那一天晚上,鐵面亥母飄然降臨到他臥室的天窗旁,他知道這是上師格瑪燃匝的化身,接著鐵面亥母將教法交付給了他。此時正是上師格瑪燃匝趨入小涅槃之際。他在上師前作了兩次三輪清淨供養,五次和七次大供養,並以財物安置上師圓寂後的事宜。尤其為了使上師的內外所依光明藏教法不致於隱沒,而專門撰著了《勝乘寶藏論》,在寫此部論典的過程中,尊者與密咒佛母、呵拉、單堅三大護法神如同常人之間相互對話般直接進行交談,他們也全力以赴為尊者作事、授記並且護持教法。


 


猶如夜晚清淨虛空中,升起明月睡蓮露笑容,


同時綻放花苞極鮮豔,群星自然而然顯遜色。


濁世此時文殊勝化身,全知出世利益具緣者,


諸形相師自然顯衰落,以勝功德制伏諸劣者。


 


尊者住在桑耶的時候,應雅哦旺嘉的迎請,在七日中賜授普明續的灌頂。眾所周知,本來,在無垢光尊者前聆聽心滴的所有人中最早的一位是樂巴索南桑給,他也是最早的弟子,所有聚集各方善知識的人中最早的兩位是阿闍黎雲訥桑吉與花秋,最早的施主就是這位雅哦旺嘉。


 


嘉瑪地方的滾尼與歌手索南桑給進行攀談時,滾尼帶著讚歎的口吻說:“您雲遊四海,見多識廣,沒有未去過的地方,那麼您說誰最精通大圓滿,我想在他面前求法。”索南桑給洋洋自得地說:“正如你所說,在衛藏一帶,所有的上師我都一一拜訪過了,大圓滿的瑜伽士也為數不少,我們附近的地方就住著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德,他在所有善知識中可算是首屈一指,尤其精通大圓滿法。”(所指的就是全知無垢光尊者。)於是,滾尼立即派人將尊者迎請到嘉瑪。聽說尊者光臨,嘉瑪地區的格西們接踵而至。在與滾尼一起請求心滴法時,這些格西紛紛向尊者提出疑難問題,並且請求展開辯論。尊者神態自若地說:“本來,關於因明等辯題需要一個月的時間與諸位進行辯論,可是因為時間有限,就在十天當中以經論為證,進行教理辯論吧。”他的這翻話將那些格西的銳氣一掃而空,他們一再說:“我等太淺薄無知了,只墾請您老人家賜授法要,我們銘記在心就是。”一切問題就這樣迎刃而解了。在此之後,他又被顧巴根仁邀請到衛多地方,當到達珠格達夏時,德珠事業空行以隆重的禮節予以迎接,並且滿心歡喜地將烏金寺院供養給他。前去哦日夏殿堂時,一位帶著白帽的人出現在面前,恭敬摘帽向他頂禮膜拜,並作期克印指著哦日夏殿堂。初十的那一天,尊者見到許多空行成群結隊,聚集一堂。


 


修復殿堂的工程即將動工時,那位白帽人從山頂後面挖了一鬥金子,作為修建經堂的費用以及鑄造佛像的鍍金塗料。本來在此地有大量的伏藏品,但是尊者只在自己住舍的下面取出了些許的咒語、零散的修法、一本圖案書、十二地母的修法以及單堅的修法。


 


在平整建地清除多餘土石的過程中,被壓伏在地下的許多天靈蓋蹦蹦跳跳跑出來,尊者輕車熟路地用衣服將它們包裹起來再次壓伏下去,根本不需要考慮吉凶,這一方面曜王呵拉以及單堅護法神經常予以明示。


 


在重建經堂期間,有一個年齡大約八歲、帶有松耳石耳環的男孩兒,白天就會來到工匠們的身邊,中午時就不知去向了,大家感到莫名其妙,議論紛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有人提議說:“明天中午時,我們看他往哪裡去。”大家一致贊同。到了第二天中午那男孩要走的時候,人們悄悄地尾隨跟蹤,結果發現他融入牆壁後又銷聲匿跡了。這個小童子其實就是單堅護法神現身來協助尊者修建經堂的。


 


經堂所在的那個山谷裡有兩塊同樣大的長形石碑,一個稍有破損,這兩塊石碑上都刻有夏地的歷史,後來建經堂時兩塊石碑都倒在地上,木匠們用盡周身解術,以及通過人工用繩子將它們立起來,但無論如何都無濟於事。正當人們束手無策時,尊者供施食子,念誦諦實語,手結法印,石碑竟然神奇般地挺立起來了。尊者也顯示了這般奇妙的神變。


 


後來,所有邊地的魔軍因為被長期地壓伏,而且從前所壓伏的不同類眾生,許多天靈蓋中的俑像需要複修的都重新複修了。在為壓伏作準備時,突然天降土石之雨,狂風大作,情況變得十分險惡,人們驚惶失措,亂作一團,有的甚至昏厥在地,根本無法幫助壓伏魔眾。這時,尊者現示黑日嘎的形象,氣勢威猛,咄咄逼人。跳起金剛舞,口中也鏗鏘有力地念誦梵音,那些天靈蓋從地上跳起,相互碰撞,釘鐺作響,其中最大的一個天靈蓋騰空而起,並且停在空中。於是他也縱身飛到空中,左腳踩著天靈蓋,跳起姿態各異的九種金剛舞,當時全知索南桑波親眼見到尊者就是忿怒的蓮師,最後所有的天靈蓋都被壓在降魔塔下了。


 


廣大威力事業無邊際,猛厲可調眾前現猛相,


寂靜可調眾前露笑顏,總之神奇幻變無有量。


 


在為經堂進行開光時,尊者變為普賢如來身相,心間放射無量光芒,每一光線的頂端安坐著無數佛菩薩,此情此景被在場的一些有緣弟子親眼目睹。而且拉多地方的旺仁還看見了佛菩薩們散灑鮮花。在尊者的境界中,看見釋迦牟尼佛、彌勒菩薩、十六羅漢全都笑顏逐開,慈眉善目的彌勒菩薩手指著他授記說:“再過兩世,您將於蓮花層刹土成為菩薩須彌燈幢。”獲得了如是授記。


 


往世曾於如海佛陀前,廣積資糧令生大歡喜,


今生肩負如來教法任,佛陀授記尊前敬頂禮。


 


在兔年一個初十的法會裡,尊者看見虛空中光環中央身色潔白的鄔金蓮師為五部空行圍繞著,赫然而立,光芒四射。當時聚集了成千上萬的人們,德珠的諸位空行母也親臨彼處,又有五百空行直言不諱地點出了所有的賢劣之事,並授記他將來要去不丹波塘地方。


 


哦日夏殿堂開光完畢後,他來到德珠,二十一日內設置了寂猛壇城,作了一百零八遍酬補儀軌。因為有人破誓言而將此聖地染汙,使其失去了原有的加持力,尊者通過念誦儀軌等將其恢復如初。在其他人無法到達的岩石上,尊者親自上去樹起法幢並掛上冕旒(懸垂寶冠兩側的飄帶或玉串)。


 


結束了德珠之行,便前往修色地方。在此地住留時,一日在光明的境界中,他看見覺母卡繞山後面有一個無有身子、比山還大的忿怒頭相,眼睛滴溜溜地轉個不停,口裡噴射閃電。再向上,從覺塘貢波山上又出現了一個更大的黑色頭相,眼珠轉動,口中放光,光芒從覺母卡繞山的那個頭相正面上去,之後卡繞的那個頭相就不見了,光芒從拉多地方便消失了。此惡相出現不久,整個藏地到處遭受冰雹、天降石雨、雷鳴電閃、光芒搖擺不定,出現了時節不調的災情。最後他也不得不避開,本來還想在意巴地方作些利眾的善事,在拉薩砌一座瑪尼堆小房,看來都不能實現了,於是對弟子們說:“我們師徒去波塘吧。”之後又開示了一些教言。


 



衛蕆疾疫饑饉亂兵起,此等之處不可久留故,


依照授記欲往不丹國,了知三世尊者前頂禮。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