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禮無死勝光明身尊前


《大乘要道密集》中,金剛座師造(大手印)“成就八十五師禱祝”一文讚頌曰:“善能逆流大江河,飲酒指住紅日輪,其號名為毘瓦巴,上師尊處我敬禮。”


大成就者無死勝光明身毘瓦巴,為蓮花生大士化身(1),誕生在尊貴佛陀入滅後1020年的一個貴族家庭中,時當天護王德瓦帕拉統治古代的孟加拉時,出生地為東部的垂普拉省;但毘瓦巴雖身為沙果國王子,卻視王國、財富、權勢如敝屣,終究對治理王國的期望不以為然,而從住持威那德瓦與阿闍黎處受戒成為沙彌,和七千餘僧侶同學共修于東印度索瑪普利(月亮之城)大寺,他在該寺中創作了無數的宗教藝術、建築,並從那爛陀寺住持法慈處受比丘戒,法名叫巴比卻宗。


法慈—即達摩彌勒乃具有可溯自成就者龍樹、龍樹弟子釋迦善友,再傳弟子熾燃主之《密集金剛父密續》《善金剛無二密續》灌頂等顯密傳承之大師。在法慈的指導下,毘瓦巴圓滿了弟子的研習和禪修,並被教導了如海深廣的教法,他很快地成為那爛陀寺的驕傲,以精通瑜珈行派哲學而聞名,終於成為這個寺院大學的偉大住持;在日間他執行辯論、教授和寫作等三項阿闍黎之責任,晚上則秘密禪修上樂金剛(一說金剛瑜珈母—白空行母法、喜金剛與時輪金剛,或密集金剛法)(2)。


毘瓦巴自從獲得灌頂及加持後,便精進修行不懈,以求所修有成,在十二年(一說達七十年)的專一禪修後,他不但沒有任何成就,連一個表示修持進步的夢兆、感應也未得到;甚至還發生了夢見日隕、月蝕、山崩、海枯等等不祥的徵兆(3),使他既失望又傷心,認定此生與金剛乘無緣。在這個心境下,他將唸珠丟到廁所裡,並於春季最後一個月的二十二日,停止禪修本尊法,而自我約定:今後只教導寺眾顯教的經論。他問自己:“唸珠與快樂有何相干?”


當晚,他在傷心之餘上殿禮佛做功課時,才想到自己沒有唸珠了;此時,喜金剛之佛母—無我母示現在他面前(4),把他丟棄的唸珠放回他的手中,說道:“尊貴之子,別這樣做。拾起你的唸珠,把它弄乾淨,並再持續你的修持。我是與你有宿緣的本尊,我將賜降我的加持予你。你要除去心中對事物強烈的分別習氣,捨棄一切散漫心與分別心,令心脫離妄想。”


無我母並說了如下之偈:


“心性本來即清淨,金剛亥母亦如是。
亥母本然住自心,且莫求之於心外,
無明愚癡似嬰孩,心性乃是如意寶,
一切妄想若除盡,即最圓滿之成就。”


隔天晚上,金剛無我母再度向他示現於她的十五尊空行母的壇城中。無我母賜予毘瓦巴四種灌頂,令他即刻頓悟而證入初地以上菩薩之見道位。從他獲得(喜金剛)四種灌頂後,灌頂傳承即至今未絕。灌頂時,他獲證了本初智慧,從此“道果”傳承的加持力即無中斷,這是無我母殊勝教法之果。(5


毘瓦巴隨即瞭解到,由於他曾忘失他的上師的教法,以致錯把加行道上暖熱的生起視為惡兆。如今所有的障礙都被自然地遣除,他並且生起了對本尊身,脈、氣、明點的如實了悟;及對金剛無我母的無比虔敬與信心。他如是足堪接受四種口耳傳承,智慧也與日俱增,對精髓教法之證悟再也無法動搖,其證量不斷的地地增上。在二十九日晚,毘瓦巴成就了六地菩薩的證量;然後又修持了十二年,獲得了“道果”(大手印)的十三地究竟成就—輪涅不二。


此時,毘瓦巴仍住在那爛陀寺之中,並且訂定了很多修密的戒律。但常有僧眾從窗外看到毘瓦巴的屋內,有八個或十五個女人(空行母)和他嬉戲,因此學生及僧眾們覺得事情不大尋常,而對他的行為起了疑惑,開始在背後非議及反對他。


尤其毘瓦巴不但派僕人去買酒肉給他吃,更殺了寺裡的許多鴿子來食用。一天,他的僕人捉到了幾隻棲息在寺中的鴿子,於是擰斷其頭,準備烹調供養他。此時一個眼尖的比丘發現鴿子全不見了,於是敲鐘集眾。


“我們這些比丘裡是誰把鴿子吃光的?”他大聲問。


“我們中間決不會有人殺鴿子。”僧眾們都說。“這種事簡直不可思議!”


於是寺裡的住持和尚以及眾比丘們便逐一搜查寮房。結果在窗門外發現毘瓦巴比丘正在屋內用餐,吃的是鴿肉餅,喝的是酒。僧眾們再度臨時打板,集合寺眾在大殿佛前,僧眾們紛紛對毘瓦巴說:“您是最高的堪布,怎可如此毫無慈悲地造作了非常大的殺生罪業。”並且決議把毘瓦巴逐出僧團。


毘瓦巴說:“是的,我是邪惡的!”然後向他的學生及僧眾們懺悔。毘瓦巴脫下僧服,很恭敬地將缽和袈裟一起放在佛像之前供還佛陀。對那尊他曾經拜了二十四年多的佛像,作最後一次的頂禮,從此舍比丘戒;接著頂禮住持和尚和大眾比丘,僧眾們看了都非常難過。寺門處有一位比丘問他:“你要到什麼地方去呢?”毘瓦巴說:“你們已經把我逐出寺院;哪裡供養我,我就住那裡去。”


他離開那爛陀寺時大聲地唱道:“啊呀!尊貴的僧伽!”然後穿牆而過;走到寺前的滿布荷葉的大湖邊時,毘瓦巴就在摘了一朵蓮花供養佛,口念佛號地踏著一片片的荷葉,由水面上走了過去,而荷蓮均未下沉。尾隨著他的僧眾們見到這些神通,心生懊悔。他們來到毘瓦巴面前,頂禮其足,極為虔誠。大家問他說:“可是你為什麼要殺鴿子呢?”毘瓦巴答說:“我並沒有殺鴿子,那是幻象,一如世間諸法。”他叫他的僕人把吃剩的鴿翅殘渣拿來放在大眾面前,然後他高舉殘渣,一彈指就令所有死鴿頓然復活飛起,而且比以前更大更好。此一奇跡,所有在場者皆親眼目睹,於是大家瞭解到他是已具支配生死之力的成就者,並請求他原諒。


僧眾們紛紛哀求他,請他再回到寺裡繼續做他們的堪布。但毘瓦巴說:“我若再住寺裡,日後你們仍會認為我造了很大的業。”僧眾又問:“那你要去哪?”毘瓦巴答道:“這是我的事,以後有像我這樣喝酒、吃肉的行徑者,任何寺院都不得挽留,以保持顯宗寺院戒律之清淨。”此後,他就放棄了出家的外表威儀及生活而變成瑜珈士;他走到城裡,只著短褲,坦露上身,他看見市集上有花攤,便隨手拿起花,結了花圈套在頭頂及胸前,又隨手拿起別人正在賣的白布,圍起下擺,這便是在家密行者著白裙之肇因。


當他前往瓦拉那西途中,在恒河岸邊又顯了一次神通。他向恒河女神恒伽提婆乞求飲食。但遭拒絕,而河水又洶湧難渡,因此他對河水說:“你是這麼清淨,而我是這麼污穢。但是我卻要從你的上面通過。”然後將手一指,命令河水分開,河水遵命而分,他便從河底走到對岸。


毘瓦巴到瓦拉那西後,在一個森林裡禪修喜金剛儀軌六個月,在沒有飲食、衣物的情況下,絲毫不顧物質所需地入定良久。瓦拉那西的首長鉤鈴阿鏘拉乃是外道弟子,他規定佛教徒不可停留此地。所以,首長派了許多侍衛去詢問有關這瑜珈士的訊息,卻無法探知任何有關毘瓦巴是否為佛教徒或外道的可靠消息。於是首長便命令瑜珈士來朝拜他,但毘瓦巴正在禪定中而沒有理會這個要求,於是首長慎重地交付劊子手將他捆綁四肢後丟入水中;等到第二天劊子手回去覆命,卻詫異地發現他正完好地坐在首長的宮殿中。


首長又將他捆綁在地窖中,在下麵燃以大堆鐵屑,並從上丟下許多岩石,但毘瓦巴卻在使者回去覆命前,又活靈活現地出現在首長的面前。目睹了這毘瓦巴大神力的一幕,當地的王侯與臣民不禁向他殷重懺悔,並轉而進入了金剛乘的佛法道路。


毘瓦巴繼續旅行到靠近喀什米爾的畢密沙地方,再度地到達恒河邊,擺渡者非要他先付費否則不肯渡他過河。毘瓦巴答道:“我將給你此河以為報償。”他同時以期克印一指,而令恒河二度分開;過河後,又在一彈指間,令河水再度匯流。擺渡者後來成毘瓦巴的弟子,名為東比赫汝噶(7)。毘瓦巴賜降他的加持力在東比赫汝噶的身上,而使他的弟子獲得了與他同樣的證悟。




以太陽做為酒錢抵押


毘瓦巴和他的弟子東比赫汝噶一起到南印度空行之地時(8),進入了一家酒店,店主給他拿來一壇酒和一盤飯。他吃喝得很痛快,並且一再要酒,當店主卡瑪汝巴向他要求付帳時,他用劍在桌上劃了一道線,用太陽作抵押品,答道:“當太陽通過此線,然後我就付帳。”在眾人等待之下,毘瓦巴不斷喝酒,所喝之量要五百隻大象才能馱動,全城的酒都飲完了卻毫無醉意,而太陽也絲毫未動。該地疲勞且虛弱的人們開始恐慌起來。每個人都瞭解此事的發生,系肇於偉大瑜珈士的力量所致。


此時,尚不知毘瓦巴在城中的王侯,已因兩天半來太陽遲不西下而大為驚懼;他的大臣也束手無策,找不出該城遭此災變的原因。最後太陽女神親自出現在王侯的夢裡,對王侯說她之所以動彈不得,乃是因為毘瓦巴欠了一酒店的酒錢而將她抵押了。於是王侯立刻派人去付酒錢,並懇求毘瓦巴准許恢復太陽的正常運行。此事共歷時三天,太陽方恢復運行。毘瓦巴的名聲也因兩度分開恒河之水,並停止了太陽的運行而傳遍十方。


在南印度貝瑪哈薩(9),毘瓦巴被國王奉為師,有一天國王供養外道,毘瓦巴應邀同往。毘瓦巴在那碰見一尊大梵天像,由一塊六百八十尺高的巨石所雕成,守護此像的婆羅門極端分子們,要毘瓦巴向神像頂禮。


“我是這尊像的哥哥,為兄長的怎麼可以向弟弟頂禮呢!”毘瓦巴答道。
但國王支持外道們,而恐嚇毘瓦巴說:“你若拒絕,就得死!”
毘瓦巴堅持不肯地說:“大梵天王尚未脫離輪回,我若禮拜他,他將承受不起而有罪業和不幸的事情發生。”


“一切不幸由我們承擔!”國王和外道們說。


於是毘瓦巴合掌一拜,大梵天像瞬間裂成兩半,周圍供奉之外道神像,無分泥、石、銅、銀亦皆粉碎;外道頭目名為比學那他者身首四裂而異處。同時有一聲音自天而降,響徹雲霄,說:“上師,我一切聽從於你!”毘瓦巴說:“那你發誓皈依護持佛法吧!”發誓之後,分裂之石像又合而為一,恢復了原貌,在產生了一連串的奇跡後,毘瓦巴令許多眾生轉而步上佛道。從此以後,所有供奉這尊像的供品都奉送給毘瓦巴,而毘瓦巴便把這些供品轉贈給當地的佛教徒,做為修行的資糧。從東印度而來的古裡莎阿闍黎便是毘瓦巴當時所收的弟子之一。


有另一尊外道凶神石像,名為爭居噶,以三尖杵殺死了一位居士,其肉也被非人給吃了;毘瓦巴進入該神之寺中,僅拍掌一聲,三尖杵便折斷,石像聞聲動搖,毘瓦巴以衣角拂拭石像,凶神立即低頭,耳接於肩,至今猶存。另一石質神像,名所哇那他,被毘瓦巴以忿怒印一指,石像即刻碎裂而殘片紛飛。


接著,毘瓦巴又去東印度的天女城。天女城附近的人都已成了食人肉的活鬼。她們慣施的詭計是派一巫婆去城外的路邊,因為凡是要進城的人都要經過此處,巫婆就將符咒施放在過路人的身上,使他們在黃昏時易於落入巫婆們的手中。毘瓦巴和一位走在他前面的婆羅門少年,都在入城的路上遭到巫婆施咒。他們進城是為了食宿;毘瓦巴先來到這個地方,睡在一間佛寺裡。少年得食後,找不到睡的地方。此時,有一位樂於助人的佛教徒警告少年說:“這裡的人全變成了活鬼,人一個也沒有了,活鬼們都會害人、為難你,你最好是住在那間佛寺吧!”於是少年被指引到城邊的一座佛寺裡住宿。


毘瓦巴在寺中遇見少年,並于睡前以護咒加持他。那天晚上,巫婆、活鬼們聚集在一起,準備舉行血祭。她們什麼都有了,可是尚缺“高貴的”人肉。曾向毘瓦巴及少年施咒的巫婆向大家邀功說:“我已經弄到了兩個人。”於是眾巫婆立刻派人前去抓拿兩人。但兩個被派去的巫婆雖一再努力,卻沒法帶走那位婆羅門少年;因為他有毘瓦巴之加持,而產生了不怕邪法的威力。巫婆們不相信帶不走人,連續去找了好幾次。最後她們看到已躺在一塊木板上睡著的毘瓦巴,就把他抬到巫婆群中,把他放進一個大酒鍋裡,並且用酒灌他,準備把他煮成“人肉酒”大餐。但是毘瓦巴將所有的酒一口氣全喝光。


巫婆們為了激起殺他的情緒和氣氛,紛紛手握尖刀、縱情狂笑,且愈笑愈狂。聽到巫婆們的狂笑,毘瓦巴也笑了,但他的笑聲卻是忿怒尊恐怖的十二音,有如十二尊令人怖畏的小神將般,使得巫婆們的笑聲有如兒戲,反而全嚇昏了。當她們蘇醒過來的時候,大瑜伽士毘瓦巴逼她們發誓皈依並奉行佛法。


毘瓦巴對她們說:“只要能保持我注入你們心中的信仰,你們就不會受到傷害,同時也不可以傷害皈依三寶或對我有信心的人。如果不能每天重複意念皈依三寶的誓願,或疏忽了菩薩願行的實踐;那你們就會在身體無傷的情況下每天失血而死。如果你們轉而皈依外道,背離佛法,則忿怒鐵輪就會斬下你們的頭,且北方之魔也會吸幹你們的血。”


據說,此鐵輪與魔迄今仍以星座的姿態在天可見;而該城的上空也常有夜叉的形相和鐵輪的聲音。在轉化天女城中之眾巫婆、活鬼為誓護佛法者之後,他又和弟子古裡莎阿闍黎同往底威扣提,在那裡有一尊一面二臂立像自然生成的觀世音菩薩石像。師徒二人合掌禮拜後,觀世音菩薩像開口說:“高貴的聖者,如今你的成就已利益眾生,但現在不妨以較慈悲相的技巧來方便度眾。”


毘瓦巴師徒隨後又來到了北印度,在那建立了一座寺院與龐大的僧團,並且禁止當地宰殺牛、豬、羊等牲畜來獻祭的陋習,因而拯救了數百萬動物的生命。他給予古裡沙阿闍黎“道果”的金剛歌,令他藉此達到同樣的究竟證悟。


毘瓦巴隨後應邀前往烏仗那國請出《紅大威德金剛績》,造《道果金剛句》、《無分別紅大威德金剛》等對金剛乘及空性的偉大論述,收伏外道,度生極多。



香巴噶舉祖師蘇卡悉地(Sukhasiddhi)


當時,被趕出家門而在烏仗那國開了一家小酒店的蘇卡悉地,對顧客中兩位每天來買酒、買肉,卻從不在店中吃喝的少女起了好奇心。有一天,她鼓起勇氣來問這兩位少女把大量的酒肉帶到那裡去?少女答到:“離這裡相當遠的一座山裡,有一位大成就者毘瓦巴;我們每天都送酒肉供養他。”


蘇卡悉地聽這兩位少女讚歎毘瓦巴的功德後,遂生起清淨的信心,說:“要真是那樣,我真想以自己所做的酒來供養這位大成就者。”她接著告訴少女們自己不幸的遭遇,以及如何被逐出家門,如何於今衰老之年才悟出追求物質生活的無益。她希望能以自製的酒供養毘瓦巴以積聚功德。


此後,她就每天透過兩位少女,以最好的酒供養毘瓦巴。有一天,毘瓦巴故意問兩位明妃為何每天都能帶回大量酒肉而無需付錢?供養的人是誰?少女向他解釋說,有一位剛來三年的老婦似乎對他非常虔誠,因此不斷地供養他。毘瓦巴說:“這位老婦一定已是有大功德之人,你們立刻帶她來見我。我要引導她獲得完全解脫。”蘇卡悉地得知後欣喜若狂,馬上帶著很多酒肉做為供養,前往禮拜毘瓦巴。


當她晉謁毘瓦巴時,毘瓦巴為她授予了四種灌頂;因為她接受灌頂的機緣已經成熟,所以在毘瓦巴的金剛加持下,立刻從一位六十一歲的老嫗轉變成十六歲少女的樣,身等虹光;在專一的信心與誓願下,獲得全部灌頂的證量加持,圓滿成就無死金剛功德。後並能親見金剛持而領受金剛乘中最高的完整教法。


此後一千多年,仍有無數弟子得以親見蘇卡悉地;迄今凡能具信殷重啟請者,快則七日,遲則三月,皆得以親見無異上師移喜措嘉之無死智慧空行母—蘇卡悉地。而蘇卡悉地的大手印教示—純淨的大手印智慧法語、蘇卡悉地六法—甚深氣功方便道六成就法、四本尊成就法等教授,迄今亦無間斷地保存下來,這些也都必須歸功於毘瓦巴的廣大功德與甚深加持力。


毘瓦巴接著圓滿了觀世音菩薩的授記,並融入到蘇瓦那達的一尊他自已的石像中—該像系僧眾們以巨石雕成,這也是他早被授記的事。這尊石像的右手呈施願印,手掌中自然流出甘露,任何東西放在此手掌中都可變成黃金。佐倫加借國王由此而得黃金兩萬兩,但國王猶不滿足,想要再得黃金時,毘瓦巴像之手掌忽然握拳而不可得;然而乞者求之,拳複變掌,連續三日變黃金甚富,舉國遂無窮乞。國王聞之,派兵來奪金,乞者將金歸還石像後,手掌複握拳;兵士們擊打石像之手而兵士之手自斷,石像之手無恙。後來,毘瓦巴恐怕因此而成爭端,又從石像轉回肉身。



左上Virupa,右上是坎哈(Kanha),左下札瑪力巴(Damarupa),右下是梅紀巴(Avadhutipa阿瓦度帝巴)


當時擁護外道的國王甚多,護持佛法者僅有耶瑪巴那國王;外道各國以許多佩有刀劍在鼻的大象,圍攻耶瑪巴那,國王不敵而求助於毘瓦巴。毘瓦巴向國王要了一盆水洗腳,然後把洗腳水給一頭大象飲下,結果以寡勝眾,外道各國都皈依了毘瓦巴。


毘瓦巴在信奉外道的打幾國,曾以神足力立在國王臥榻之側,國王醒來看到毘瓦巴卻不知是誰,於是命令侍衛將他捆綁後拋入河中,結果毘瓦巴再度出現,國王再將他丟入大堆薪柴中,上灌以油脂燃烈火焚之,但毘瓦巴仍再度出現;國王以寶刀殺他,刀自折斷;命毘瓦巴服飲劇毒達六十鬥之多,但毘瓦巴身形更見強壯。最後毘瓦巴自己介紹他的名字給國王,國王聞之叩頭如搗蒜,立刻請求懺悔並皈依,後來亦得大成就。


過了幾年,毘瓦巴返回天女城,大自在天及其妃烏摩,造了一座幻化之城,中有四百五十萬戶人家以恭迎毘瓦巴,並對他獻上供養以表敬意,而慶祝毘瓦巴複返的宴上,所有飲食都是取自欲界三十六天及諸天宮之珍品。


 


毘瓦巴世壽七百歲,在印度緣盡時,留偈如下,自述生平:


我于大僧院,索瑪普利寺,受戒而為僧,以戒律持身,
過清靜生活。因昔所作故,得遇佛化身,賜予我灌頂,
加持及戒律。但我心愚癡,雖修所受教,長達十二年,
竟無一夢兆,我心終生厭,口出咒駡語,棄唸珠於廁。
然一空行母,觀中賜我教,令我獲新生,續修得證悟,
輪回本圓滿。于自修無念,相應法之後,我被大眾部,
索瑪普利寺,愚昧無知僧,逐出寺院外。為除其妄見,
我乃入定中,行於水面上。我斷恒河流,並食違禁果;
以日作抵押,縱五欲之樂;裂婆羅門像,滅其我慢心;
天女城巫婆,被我轉化後,大自在天知,我有多種力,
及多種善性,因而造一城,供養禮遇我。汝等若不能,
信我所說事,則又為何故,敬佛所說法?


說此偈後,毘瓦巴就到中國等地示現救度眾生之佛法事業,最後即身飛入空行淨土之中。


 


修習自在密哩呀巴(毘瓦巴)讚歎祈禱文——薩迦班智達


敬禮最妙上師足


清信水中言詞花,敬奉稱惡勝足蓮,於此所生諸善根,
普施無邊眾生界。勝尊能了所知法,讚譽普遍稱大車,
其名號為勝護法,無畏尊處我敬禮。于諸法中得自在,
心通諸法皆明顯,千種征難不能敵,無礙尊處我敬禮,
書曰聚會僧伽眾,講論書集微妙法,夜間勤修得解脫,
無比尊處我敬禮。汝之妙用不思議,于比餘無能比對,
少分百劫盡無窮,大德尊處我敬禮。汝之所行少分德,
啟白諸佛世尊者,佛如教示皆稱讚,應贊尊處我敬禮。
具足名稱外道師,但聞汝名皆昏迷,皈依三寶歸正教,
大威尊處我敬禮。修習尊德之行人,思惟尊之德神通,
而複意念名號者,百千萬億魔軍眾,若能害者而發誓,
是故我今定得知,除汝無有勝救護,心中思念如尊德,
與人付勅傳法門,或寄書信教示者,彼之苦惱所逼火,
決定消滅無疑惑。於此三寶是證明,是故除汝無最勝,
若複有時與我說,最上三寶即是汝。除汝無有勝三寶,
尊德之外無上師,亦複無有救護尊,是故尊德之妙用,
湣念一切眾生故,聞名罪業皆解脫,具大慈悲願攝受。
自從今日而為始,行住坐臥常念汝,乃至末等尊德間,
願我恒常不舍離。如此決定得攝受,上師亦複如是傳,
于此曾見好驗相,是故我心無改變。若人每日依此句,
讚歎大悲尊德者,於彼決定願攝受。


修習自在密哩呀巴(毘瓦巴)讚歎祈請文—洛劄呀(譯師)貢兒葛(二合)監藏班藏布(薩迦班智達貢噶堅贊)於薩思加(薩迦)集。願利眾生者。


注釋:


1)此說僅見陳健民所述,或系讚歎耳。


2)關於毘瓦巴最初到底秘修何法?根據“大手印傳承大師”,《密宗大神通傳》所述是金剛亥母法,陳健民《曲肱齋塔鬘集》中《印度無死大成就者畢哇巴祖師略傳》也有相同看法;但薩迦教主達欽仁波切、薩迦茶(察、詑)巴法王究給企千仁波切,在“道果”傳法資料及《薩迦傳承史》中都說是上樂金剛法。無論如何,似應屬上樂金剛母續之教法為正確。而“毘瓦巴的故事”一文中說是喜金剛與時輪金剛,並無其他資料可佐證,且當時時輪法尚未興起,似較可疑。至於毘瓦巴所修為密集金剛一說,則出自堪布蔣揚西祿“薩迦派顯密圓融之講述”中,筆者私揣可能是翻譯之誤,但在“大手印傳承大師”中,成就者龍樹傳予釋迦善友的乃是密集金剛父密續法,因此仍有些許之可能性。


3)關於毘瓦巴修持之精進,《密宗大神通傳》中說他念完金剛亥母咒二百次,共二億遍。“大手印傳承大師”中則說是兩千萬遍。而十二年之說,出自“薩迦派顯密圓融之講述”及“大手印傳承大師”。達欽仁波切、究給仁波切之著作中,則分別說毘瓦巴修至七十歲仍無所獲,以及七十年專修之說。


4)堪布蔣揚西祿述文中說是金剛手,當為翻譯之誤失。


5)“毘瓦巴的故事”中提到上樂金剛亦於當時現前給予毘瓦巴灌頂。


6)關於毘瓦巴的證量,在達欽仁波切,究給仁波切,堪布蔣揚西祿等薩迦派人士的看法,都指出他是六地菩薩;但陳健民則以為他頓超六地,終得大手印究竟成就;而“大手印傳承大師”、《密宗大神通傳》則認為他在頓悟後,經十二年修持金剛亥母法,終得大手印究竟成就。


7)究給仁波切的《薩迦傳承史》和《毘瓦巴的故事》等薩迦派資料都指出東比赫汝噶是位擺渡者,但“大手印傳承大師”、《密宗大神通傳》等相關八十四成就者的故事,則說東比赫汝噶是一位王侯;而東比赫汝噶是否亦名為東比巴,堪布阿貝等人持保留態度,僅有“毘瓦巴的故事”一文明確地支持此說。


8)究給仁波切說是南印度Dakinisata,但“大手印傳承大師”與《密宗大神通傳》則說是Kanasata城。


9)此地名是依究給仁波切說法,“大手印傳承大師”說是帝釋國,《密宗大神通傳》說是高德拉,陳健民則認為是准領加國。


 


後記:這篇摘自八思巴史料信息网,算是最完整的一篇,作者不詳,不過他整理四五個有關毘瓦巴的傳記,彙整成這篇完整的傳記,此功德並不低於其他的撰書的成就者。我略為修正一下一些名詞和上師的名號。有另一版本請見薩迦‧哦巴 Sakya Ngorpa部落格



 
宗薩佛學院堪布貢噶旺秋仁波切聖灰所做的毘瓦巴擦擦及堪布身舍利丸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看圖知我名
  • 頂禮道果祖師毘瓦巴. <_ _>
  • 昆秋諾布
  • <p>版主,</p>
    <p>您這枚<font face="新細明體" size="2">堪千貢噶旺秋仁波切聖灰所做的毘瓦巴擦擦真是精緻!</font></p>
    <p><font face="新細明體" size="2">末學所見到仁波切聖灰所做的擦擦大都是舍利塔狀的!</font></p>
    <p><font face="新細明體" size="2">因緣真是殊勝ㄚ!隨喜讚嘆!</font></p>
    <p><font face="新細明體" size="2">願見者皆能與仁波切結下法緣</font></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