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一一直在想,藝術和商品是怎麼做區分,在2000年時就看了很多朱銘和吳玄三的作品,那時我只有收陶器,後來在「30年代」看到日本北大路魯山人、黃土水和羅丹真跡的等作品,始終覺得台灣當代藝術少了一點什麼,直到2002年看到蕭一的雕件,覺得那種感覺得很特別。


我記得我看過朱銘的木雕、繪畫和銅鑄大概不下三四百件,或許在投資上和炒作上,有不少題材,他也算是把鄉野和太極融入創作,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或許局限於木頭大小和刀法,後來銅鑄的多以保麗龍原件去翻(他是說木頭不足以表達太極的雄偉),一翻就是數百件,我想也覺得怪怪就是在此,一件翻的作品,是可以傳達原件的精神,如果是傳達出保麗龍原件的觸感和質地,那又是什麼感覺….


但黃土水的作品卻可以看出土地和人之間的情感,因為他是用泥土做原件,我常覺得那種是令人感動,北大路魯山人常為燒出一只茶碗,做半年,毀去上千件作品,那種拿在手上的感覺,跟其他陶碗是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古今中外,不少人是燃盡自己生命在創作,梵谷、黃土水和蕭一都是如此,我曾跟一位本土藝術家的朋友聊,創作有三種,一種是為生活而創作,一種是為創作而創作,最後一種就是為創作而活著。大部分都是第一二種,而第三者屈指可數,大部份人還是會受現實條件所限。


而我跟他說,收藏家也有三種,一是為投資而收藏,二是為喜愛而收藏,三是為感動而收藏。大部分也都是前二者,第三種,往往也是受現實條件所限。


我覺得,不是出名藝術家的作品都值得收,我看的是作品的生命力和感動。一位也是愛收藏的上班族就說,真正看得出感動的人,往往是是最沒有財力,卻可以從平凡生活去體會創作者傳達的意義,而往往鉅富者,卻只是為投資和炒作而在朱銘的作品上看不到的生命,卻在黃土水和蕭一的作品中找到


我從小時候學畫時,就覺得我實在不是繪畫和雕塑的材料(即使一直都得獎),因為我不知畫那些風景和靜物有什麼意思。但記得第一次看到梵谷的畫作星空,我覺得那是什麼樣的人能畫出這種感覺,而看到陳澄波的畫也帶給我另一種法。(以上這二者我都收不起)


後來收藏不少老佛像和天鐵也是如此,我常常在想,一尊11世紀的不動佛,歷經幾萬里的路,多少朝代戰火、興衰和看盡多少世的悲歡離合,許當時千百尊,卻只有一尊留下而且到我手上,那種感覺不是他值多少錢或是多稀少,而是他展現數百年,無數人的人生和緣份


 



其實可以大量製作的銅鑄、版畫和攝影,往往真正藝術家都只有幾件、十幾件,就毀模,但是有些創作者卻變成數十件到數百件,像一尊銅鑄和版畫的作品是傳達出原作或是作者的精神,如果作者想著只是大量販售,而幾十件、幾百件,這種銅鑄和版畫的原作就不可能有生命力和令人感動


收藏對我們一般人是蠻花錢,其實真藝術愛好者,是很氣投資者,往往他們相中的作品,都會因炒作,水漲船高,變得很難上手,往往藝術家還是很清苦,賺到都是中間的人。那也讓創作變調不少藝術品變成大量商品化,隨景氣而起伏。


受藝術而感動的收藏者,很難割愛自己的收藏(除非有大量的作品),我看過幾位朋友生活苦哈哈,卻不肯賣一件早年收藏現在已價值連城的收藏,但是遇到同樣感動的人卻可以很高興用送或是當年成本賣給他。




有時創作的人是瘋子,而收藏的人是傻子。


而我還是只能量力而為,畢竟我也要過生活,有時收到一尊佛像或是雕塑,是那種當場感動到要哭,或是那種震撼力是讓我當時呆住。我覺得 D. McClean 的歌真的傳達出那種令人動容的精神。


 


以上照片:伯林當代藝術提供


 


Vincent (Starry, Starry Night)     詞:D. McClean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點點的夜裡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ay
畫出你調色盤裡的藍與灰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在夏日裡出外探訪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用你那洞悉我靈魂幽暗處的雙眼
Shadows on the hills 
山丘上的陰影
Sketch the trees and the daffodils 
描繪出樹林與水仙花
Catch the breeze and the winter chills 
捕捉微風與冬天的冷冽
In colors on the snowy linen land 
用那雪地裡亞麻般的色彩
Now I understand 
如今我才明白,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你想說的是什麼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當你清醒時你有多麼痛苦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你努力的想讓它們得到解脫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how 
但人們卻不理會,也不知該怎麼做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也許,人們將學會傾聽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點點的夜裡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火紅的花朵燦爛的燃燒著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漩渦似的雲飄在紫羅蘭色的霧裡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映照在文生湛藍的眼瞳裡
Colors changing hue 
色彩變化萬千
Morning fields of amber grain 
清晨的田園裡琥珀色的農作物
Weathered faces lined in pain 
佈滿風霜的臉上羅列著痛苦
Are soothed beneath the artist's loving hand 
在藝術家憐愛的手下得到撫慰
For they could not love you 
因為當初他們無法愛你
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rue 
但你的愛依然真切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side 
當燦爛的星空裡不存一絲希望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點點的夜裡
You took your life as lovers often do 
你像許多戀人一樣,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 
但願我能告訴你,文生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這個世界根本配不上一個美麗如你的人


Starry, starry night 
繁星點點的夜裡
Portraits hung in empty halls 
一幅幅的肖像懸掛在空盪盪的大廳裡
Frameless heads on nameless walls 
無鑲框的臉倚靠在不知名的牆上
With eyes that watch the world and can't forget 
配上一雙看遍世事且永不遺忘的雙眼
Like the strangers that you've met 
就像你曾遇見的陌生人
The ragged men in ragged clothes 
那些衣衫襤褸的人們
The silver thorn of bloody rose 
也像血紅的玫瑰上銀色的刺
Lie crushed and broken on the virgin snow 
斷裂並靜臥在初下的雪上
Now I think I know 
我想我已明白,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你想說的是什麼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當你清醒時你有多麼痛苦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你努力的想讓它們得到解脫
They did not listen they're not listening still 
但人們卻不理會,現在依然如此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也許,他們永遠不會……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otebook
  • <p>雕塑家翻件多 因為買家常指定就要某某樣 呵呵 </p>
    <p> </p>
    <p>蕭一的作品其實風格跨度算比較大些 也許這就是藝廊比較不好推的原因</p>
    <p>朱銘太極的確創造出他個人的獨特藝術觀 那種絕對平衡的太極雕塑又是西方比較懂的東方 比較好推啊</p>
    <p>太極之後的作品啊... 藝術也如逆水行舟啊</p>
    <p>蕭一的雕刻有的細長人形明顯會讓人與GIACOMETTI連結 </p>
    <p>其實最喜歡的是他的少女像 蠻特別的</p>
    <p>釋迦出山這題目 黃土水做太好 其他就會被比下去了 </p>
    <p>北美館看黃土水的釋迦出山 真是逸品啊</p>
    <p> </p>
    [版主回覆07/07/2009 08:51:43]<p>黃土水的釋迦出山是首次有人做出這樣的佛陀,被視為經典。</p>
    <p>蕭一和黃土水,同時停止在短暫的時空,而作品卻讓人發現無限的生命,</p>
    <p>這一點和朱銘太極之後有截然不同。</p>
  • 007
  • 林先生:4/15-6/20在嘉義市的泰郁美學堂有蕭一的木雕展,若有時間可前往參觀.你可上網找學堂的資料.或peter 的部落格關於蕭一的連結也有展出的訊息.<br>
    [版主回覆05/08/2009 14:59:45]謝謝 我也還在找六祖慧能的像。
  • peter
  • 難得有你說出真正收藏藝術品的感受,我因限於財力,但是很努力地收藏,希望把藝術品交給藝術家真正的知音,對於只把藝術品當商品的人,我只能說.......... 一個藝術家要生活,又要創作有生命的作品,實在需要對等的尊敬與謙虛.為你這樣感性的人喝采!
    [版主回覆03/29/2009 00:31:38]<p>我也希望我有財力可以去收藏蕭一的木雕,尤其是那尊釋迦出山,我和女友都很喜歡,不過這可能要等很久之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