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枚是我供奉的擦擦,也是唯一一尊請人修補的擦擦(雖然本來完美程度約9成以上),並訂作錦盒的一尊。非常難找到自己祖師的擦擦,所以我相當重視。


德達林巴是藏傳寧瑪巴中,是非常著名的人,也是我的傳承敏珠林寺的開山祖師,


敏珠林寺除了是長傳教法南伏藏傳承的主要寺院,同時也掌管西藏千年來歷史、天文、曆算及典籍等的保存和戡訂。


以下引用自「藍寶石」及「敏卓林堪千仁波切官方部落格~敏林堪千仁波切的達瑪師利語自在秘密宮殿」並做部份修正



敏卓林傳承祖師大持明德達林巴尊者略傳


 


大譯師羅千毘盧遮那之「語」化身-大持明德達林巴,又名貝瑪格旺居美多傑。


 


其前世早已證入無餘涅槃果位,安住於光明法界中。然而空行母眾,為了利益眾生,誠懇向其祈求轉世度化眾生。毘盧遮那因而示現智慧嘿汝嘎聖尊之形相入胎,再次展開度生的悲心事業。


 


時值西元一六四六年,清世祖順治三年丙戍年間,藏曆第十一耀宗年之火狗年二月初十;德達林巴尊者於達傑曲林寺出生,父為羅本桑達親烈倫珠,母氏拉津楊欽卓瑪。


 


其世系可以溯及第二世貝瑪林巴時代的東昂滇進。在第二世貝瑪林巴十四歲時,當時相當有名大法主「納措讓卓」祖古將第二世貝瑪林巴請至西藏,在藏聞得了無數的新、舊顯密,尤其是滿瓶傾瀉般地得到法主大遍知和伏藏師貝瑪林巴的正法及其灌頂、講解、口傳、訣竅、儀軌等,後來,法主納措讓卓把自己的寺院及其三所依都贈送給這位貝瑪林巴二世,並封他為寺主。


 


在法主納措讓卓圓寂後,第二世貝瑪林巴把居住于衛地的法主納措讓卓的轉世「東昂滇進」迎請到達傑曲林寺,把灌頂、口傳、訣竅都賜予這位轉世,並將其封為正法的傳人。第二世貝瑪林巴也在達傑曲林寺圓寂。


     


賢哲東昂滇進的公子是桑達親烈倫珠,其子是仁津德達林巴。烏金敏珠林寺乃仁津德達林巴創建的寺院,至今已傳至第十二代住持赤欽仁波切,大密精義傳承正法已發展到三界各地。寧瑪派、敏珠林寺及其各地的分寺能發展到今天的程度,都是這位第二世貝瑪林巴發心和優異事業的結果。


 

德達林巴出生時大地震動,天空遍滿虹光等稀有的徵兆。甫一出世,其父便為他作消災除障的灌頂,予以加持。爾後三年都有頭戴藍翎之空行母,以及美麗的少女現前承事守護;如斯情景,德達林巴於成人之後,依然能夠清楚的記憶。


 


尊者於孩提時代,即已具有禪定自在的功德;其行為舉止,無不具備善子賢德所應俱有的心量與氣度。


 


四歲時,其依止父親聞受八大行法的灌頂和法要;此時尊者已能明顯清晰的覺知,一切都是圓覺境界的顯現。故而對於自己的上師,能視之與本尊諸佛毫無分別,而四級灌頂之成就種子,早於此際深植於其內心之中。


 


十歲乙未年秋天,當他領受勝樂、密集的灌頂時,於清淨所顯之禪定中,親受蓮花生大士現前為其灌頂加持。由於具備堅固不移的定見,剎時證得「所見均是如幻」的證量。


 


此際,尊者亦開始研習經論及習字。但凡如關於灌頂隨許、開光及諸多儀軌的事業、一切修持之方便法門,皆能毫無困難地完全領悟了知。至此,進而開始代表父親,從事護持佛法的事業。


 


尊者十三歲,如本續密宗心要、上師續、意休息、如意庫根本與解釋等之法要,亦皆由其父親親自教授。爾後尊者又聽聞了魯蘇容三傳承的論述、薩迦班智達的分別抉擇、掌珍雅芝晶能、攘忠夏上師法集等,對於其中的內容都能完全領會,其中尤其注重嘉華龍欽巴尊者的論著。由於尊者如此廣氾深入與多聞博學之故,使其對一切世間法、出世間法,皆能絕疑無惑。


 


尊者於十七歲時,在桑耶寺覲見達賴喇嘛尊者(傑威汪波),此時他見到傑威汪波尊者以觀世音菩薩的形象示現在自己面前,故而更加堅定達賴尊者正是觀音化身,與佛無別的無疑淨信。


 


第五世達賴喇嘛(傑威汪波)對於德達林巴尊者的恩澤與影響甚為深遠,事實上,達賴尊者的智慧身也從未曾間斷的予其加被。


 


除了恩德無比的上師---第五世達賴喇嘛(傑威汪波尊者)之外,尊者從之聞受成熟解脫甚深道的上師有十六位,聞受各種不同甚深教法的上師有三十五位。


 


尊者於如此眾多成就具德上師之前,聞受有:圓滿近事戒,三種教規之菩提心戒,全部八大教誡灌頂、導引之介紹,三律儀,經、幻、心三部,南佐,清淨吉祥大嘿汝嘎,普巴、大威德類等。


 


舊譯派教傳之所有傳乘法要語巖傳法,上、圓、意三種,共同之修部及不共之續部多種教誡。


 


新譯派的多青、百部修法,勝樂、喜金剛、時輪、密集、大威德法類等等。


 


顯教方面也有許多開示、傳教、導引。如此一切根本所有經藏,所聞受者無量無邊;又如是所聞之法何其廣大,連教法之名與類別都難盡詳述。


 


尊者在經部灌頂寧青稱旺方面,則是從達敦卓渣丹增上師處,依照著四十五種壇城中圍,接受了四傳承的圓滿灌頂,以及結行長壽灌頂等所有灌頂、教誨、開示、傳教等。


 


並在灌頂儀軌措千底巴方面,接受了二十一種壇城中圍為要的灌頂、傳教、口訣等。另外又從上師多傑榮增貝瑪清烈處,接受了經部灌頂儀軌之二十七種大灌頂教誨、傳教,如此圓滿的聞受密乘法要,上述兩位上師(達敦與多傑渣)亦均為其秘密命名為「居美多傑札」。


 


至於尊者取出巖傳教誡之緣起,始於其十歲之際,癸卯年五月初十日,初次從雅瑪瓏取出了最忿怒文殊持明心的巖傳伏藏。二十二歲丁未年八月初八日,德達林巴示現神變,從舍渣這個地方取出了忿怒蓮師和阿底瑜珈的伏藏。


 


三十一歲丙辰年正月十五日,尊者再從歐卡紮這個地方,取出金剛薩埵宗義。三十五歲庚申年六月二十九日,於沙烏達渦取出大悲善逝總集類等之法要。


 


自德達林巴尊者於差渣多都第一次啟藏,其從二十八個大巖庫所取出的教法,無一不是為了密乘流傳與廣大利生修持,諸如事略於在蓮師的授記中,也有如斯之記載。


 


德達林巴尊者依照蓮師的授記,請出廣大無量的巖傳深法後,也先後多次在渣瑪青浦、雅瑪瓏等稀有之修行大聖地,以及自己新舊寺廟的住處內,包括善芝昂沙遮與森了節等清靜處,閉關修持數年或六個月、三個月、一個月不等的時間。


 


閉關的過程中,尊者依循修持的主要教法有:寂忿上師、金剛薩埵、八大教戒、大悲、普巴、大威德、馬頭明王、那洛卡雀瑪等三十五種的本尊承事修持,以及大圓滿擷取精要精華,乃至於致力「妥葛」與氣功明點的修法。


 


由於生起次第之成就堅固,是以尊者斷除了所有不淨的染垢與執著,於息、增、壞、誅四種事業得以無礙成就;並證入圓滿次第中之氣入中脈與心氣自在的成就,得致智慧手印的四喜四空;從而大圓滿之自明而無分別之意生起,能所二執自然解脫,無分光明周遍的殊勝果位,得禪定自在,一切見聞覺知己無非法性智慧的顯現!


 


至此,蓮師、貝瑪那密扎、牛遮、生遮生汪、毘盧遮那、耶謝措嘉、巖導王娘利、昆千劫傑等印度和西藏許多班智達與成就者之智慧者,都能現量相見且化成中圍,將一切教傳、巖傳之灌頂深道教誨心要,傳授付託予德達林巴。


 


普巴金剛、金剛總持、清靜吉祥大嘿汝嘎、大悲觀音、文武百尊、瑜珈母等眾多本尊,亦都能親自面見及接受灌頂和加被,其並能前往極樂世界與蓮師所化之羅剎國等許多清淨法界世界;而所有的空行、護法眾,亦均無礙的協助德達林巴利生的事業。


 


由於德達林巴已具有無礙的神通,所以也預言授記了未來時空的變化,爾後所有關於他曾預言與預見的一切,均如其所說的示現發生。


 


德達林巴三十一歲以前,心中的「能成熟灌頂」種子已一一增長啟發,以寶瓶灌頂成就的緣故,一切的見聞覺知,均是顯空不二的決定證量境界,故而此際以其「身」之功德利益眾生。


 


其足跡所到之如宿青支龍等處,凡能見到其與諸佛本尊壇城不二之色身時,皆能夠一一隨之感化而皈依修持。其亦能將成熟解脫之種子,加持沁入具緣弟子之心緒,成就彼等究竟解脫之事業。


 


尊者於三十二歲丁巳年二月初七日,其於過去得到密續灌頂的成就徵兆顯現,經驗了明空不二的境界,因此能所二執自然解脫無餘,此時正是以「語」功德成就利益眾生的好時機,故其對於上中下三種根器的具福眾生,皆能與之傳授甚深廣大的法要,使法輪常轉住世。


 


至德達林巴尊者三十八歲葵亥年八月初七日,在心意智慧顯現之空樂雙運、四喜不變的徵兆裡,尊者生起了智慧灌頂成就的體驗,覺證漸漸增長。此時是以「意」功德成就利益眾生的最佳因緣時機。


 


自此時際開始,尊者所開示的內容,皆是超越教派門戶見解的義諦。尤其是甚深法要的引導教誨,無不是心相續現證無虞的流露,對於許多具福緣的善士,以本自具足之清淨智慧予以成熟證悟。


 


尊者以其自身三密與諸佛三金剛不二的巨大功德威力,經由開示、修行、利生事業三方面不斷利益眾生,夜以繼日,而所有利益自身的心念和行為,皆已斷除無餘。


 


德達林巴尊者在佛法上的事業,主要是教授了寧瑪十萬續及南伏藏,受法者除了尊貴的第五世達賴喇嘛之外,復有沙、柏、謝、達等諸大上師。


 


故而,當時的達官顯貴,奉持佛法的善士,自身之子嗣,兄弟中之法嗣等,包括前後藏、康、恭、羅文、雅里等地諸善信皆不遠千里前來求法;其所化之上中下三根諸有情,為數無量無邊。而尊者對於不同弟子之各異根器,亦都能一一依其根器而予以攝受舊譯教傳、巖傳、新譯密宗與顯宗之義理,從而灌頂、引導、次第傳授教法等,諄諄教誨無倦。


 


尊者為使佛法常住人間,撰著重多論述。在教傳傳承方面,有修部中圍的灌頂、儀軌等;巖傳傳承方面,主要有上下巖傳、及舊巖傳法,將過去散佚未曾經由編輯的巖傳法加以匯整編纂,為前所未有之貢獻;而如此極其稀有之殊勝論述與經續,共計有十三大部。


 


至於尊者於修行的事業上,已達至安住於根本智與後得智之不二自在禪定。其所傳授的經典,深入演繹極為明白清晰的解釋與引導,並非只是讓人了解語意及大概內容而已。


 


當尊者在傳授灌頂時,本尊智慧身的加持,現前融入弟子身心。自身所有的行為舉止,並非空言泛泛,而是無不身口意地如實地貫徹奉行,立下典範。


 


上述所言之依授記而自巖傳中所取出的法要經典,乃至於弟子所供養呈獻的物品,皆置放於庫房之中;然而庫房並不特別加鎖,而「以如同三律儀及生命一樣重要的道德作為門鎖」。


 


尊者所修建之寺院,是為烏金敏珠林。院眾大德三百餘人經常舉行開示傳授及修持佛法的大法會,院內並供養大眾修行,其院眾所住房舍,諸佛身語意所依止之佛像經典、寶塔、及法器無不具備。至於十方信眾所供養的財物、繪畫、泥塑與紅銅所造之佛像,金泥銀泥所書之甘珠爾大藏經五百餘卷,及古代註疏論著與儀軌等,雕版眾多,十萬尊之佛像與身語意之所依,亦難計算,但上述無不致用於圓滿眾生出世入世法二資糧的因緣,不斷供養與佈施,無分貴富貧賤而平等。


 


諸如此弘法利生之壯舉,是極其稀有與令人讚嘆的。然而尊者卻於如此盛況中,圓滿了現世的事業,示現了圓寂。


 


德達林巴尊者於在六十九歲甲午年,自正月開始,即示現了輕微的病相,特別是在正月二十五日,向叔伯父輩交授付託教誨以後,諸多弟子為了能夠長久恭敬承事他,而不時集聚為其修法祝禱。此際,總能清楚聽到西處的門牆外,不時傳來諸多天樂之音,也有極微妙的香氣飄逸佛堂門外,人人都嗅聞於心,到了二月初二這一天,德達林巴說:「我向東行走七步。」;隨即,即在斯處結跏趺坐,而說謁曰:『見聞三部佛法身自在,身與智慧遊戲無邊際,向所修習身密大瑜珈,無分別意願能證一味。』尊者宣說如是最後教示,云:「空行來接我了!」


 


爾後,以搖鼓持鈴之姿,雙眼遙望虛空,於剎那間示現極稀有的神變,前往蓮師之烏金淨土。


 


尊者的主要弟子,依蓮師巖傳授記所說:「具足誓句弟子等大長者之父子輩,得十地者主與眷能作他利三十五;能作自利八百人法之聯繫者三千,祝願聯繫者五萬業之聯繫六十七;持傘伺候者七人三大人權力弘揚」而如此授記。



目前所有可以看到德達林巴像,手上大多持鈴杵,或是做金剛總持樣,或是做金剛薩埵樣,


也有以轉法輪手印,鈴杵在雙肩的蓮花上


尊者之主要弟子有第五世達賴喇嘛及攝政王桑結嘉措、寧瑪派多傑扎寺傳承的持明貝瑪欽列、薩迦法王滾葛扎西、夏宗及其傳承有者、哲東寺大成就者丹增操普渣秋、噶舉派祖普寺的攝政與哲朵秋竹、噶瑪噶舉傳承持有者、直貢噶舉滾秋欽列桑波、達隴噶舉登津夕寄南甲、竹巴噶舉捌桑旺波,岡波秋竹桑波多杰及其傳承持有者,另外尚有恰朵甲哇帕巴拉、朵康之雅旺確吉祖古、雅旺袞噶丹曾、寧瑪噶陀寺之甲舍索南德增、第二世卓千古千貝瑪瑞增究昧帖卻丹增等等。由於尊者成就非凡,當時的眾多偉大上師無不向其祈請授法。


 


然而尊者只有一個心子,即其弟----玉渣寧波化身之羅千達瑪師利;至於傳承世位的則是身之子(即親生子)—貝瑪居美嘉措。而邵忠耶謝利珠、呈千寧青南嘉、雅楊千巴、郜金卓渣、龐欽巴鄔金嘉桑等善士,在佛法中均是極為卓越的弟子。以如此從事開示、修行、弘揚佛法之圓滿的大團體與諸多實踐者,昔時尊者所影響與進行的事業是如何廣大深遠,由此可想而知。


 


大巖傳導師德達林巴尊者對於藏密新派與舊派的教法,無一不是身體力行的實修,因而傳承的加持別旺盛,成就極大,除了將諸多瀕臨中斷的密法傳承加予延續,特別是將藏王赤松德真,曾供施建立的相關法派與舊寧瑪巴之經、幻、心三部極為稀有傳承,恢弘於即將消失隱匿之際,這對寧瑪各派傳承的宏傳具有無比深重的恩澤與影響,而後來大成就者蔣貢康楚集結的大寶伏藏,亦以德達林巴取出金剛薩埵法為首要(世稱敏林薩埵)。


 


尊者乃是具足盛德之大聖士,其後裔及傳承弟子,代代俱是賢哲,可說是與金剛乘寧瑪巴齊名而無有分別的代表。當代曾有人問第二世敦珠法王(His Holiness Dudjom Rinpoche):「何以代表寧瑪?」而敦珠法王答以:「敏珠林與寧瑪同義!」敏珠林之於寧瑪之重要,由此可見一斑。


 


敏珠林德達林巴(居美多傑)尊者之血脈與法位的當今持有者,已由第十一任敏林澈清(居美昆桑旺嘉)仁波切(為當今佛教界公認推舉的大瑜珈士,台灣弟子所暱稱的「睡覺法王」)傳承至第十二任的H.H. The 12th Mindrolling Trichen Dhalha Gyaltsen Rinpoche,尊貴的第十二任法王目前駐錫於西藏;法脈第二執持者,則為執掌經典傳承的第九世敏林堪千(居美南傑)雅旺欽哲嘉稱仁波切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