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少師兄跟我說,大陸沒有真的修行人,文革十年哪有成就者...




甚至連一些佛學中心的會長也是如此認為,不屑大陸的仁波切(活佛)




這幾年大陸經濟進步快速,相對上人們心靈空虛感也增加,尋找寄託、信仰及心靈導師的人也增加許多,所以有不少沽名釣譽,身著華服僧袍的上師 ,但相對還是有不少真正成就者,甚至比在印度尼泊爾等地的僧俗更加刻苦修行。




宗薩欽哲仁波切在《近乎佛教徒》一書序文中有說到:「每次我都注意到兩件事:巨大的經濟成長,以及愈來愈多人對心靈性和精神面的渴望。許多混雜了健身和民間信仰的新式宗教興起,支持了我的觀察。最近一次的中國之旅,當我瞭解到有多少藏人在內地教法之後,我開始感覺到急迫性。




因為在西藏雖然還是有許多優秀的喇嘛,但是也有很多冒牌貨。除非你能遇見具足佛教正見而且慈悲的具格藏傳佛教上師,他們真正關心眾生的證悟,而不只是想號召大群弟子以便獲取供養;否則的話,相當容易受到誤導。




從我身為藏人的一點體驗,我注意到一些藏人傾向於教導西藏法——西藏文化、西藏習俗等——多於佛法。我認為傳達佛陀確實說過的話語,譬如:一切和合事物皆無常;一切現象既非無因,也非源于創造者,而是來自因緣;行之善惡取決於背後的動機而非行為本身等等,將這些教導給世人是非常重要的。舉止穿著像個藏傳佛教修行者,反而是比較不重要的。




另外,令人憂心的是,在這個物質主義的世界中,精神層面也物質化了。世世代代以來,無數的佛教大師們,以大菩薩的發心和事業,化現各種形式,從苦行僧到國王,不一而足。然而,喬達摩佛陀在街上赤足托缽的簡單身影,似乎愈來愈不受重視了。現今,許多西藏喇嘛和他們的信徒們,比較熱衷於建造金頂大廟。我怕再過個五十年,中國佛教徒會以為大寺廟、大佛像、大僧團就是佛教的全部了。




若在場景換到現在的台灣,情況不也是相同...




正值佛陀神變月,收到大陸師兄寄來的聖物,就順便介紹二位大陸的成就者。


 



薩迦 格拉·阿旺窮佩上師的骨擦




今天是藏曆42日,正好是格拉·阿旺窮佩上師圓寂紀念日,




大部份跟我一樣都會覺得,薩迦法王及幾位長老、座主不都是在印度尼泊爾,大陸怎還有成就者,其實包括格拉上師及秋英多傑上師,都薩迦傳承在大陸的大成就者,也受到法王及幾位座主的敬重,絕不像一些師兄說,薩迦傳承在大陸已絕跡...




格拉·阿旺窮佩(也稱為:囊文曲培松保上師)是德格薩迦派裡一個很了不起的成就者,清末光緒三十年(西元1904年)出生在更慶寺附近一個名叫「葛」的部落裡,12歲那年,他來更慶寺參加一個法會時,依止了昂旺·當曲登巴上師(19世紀末一位西康薩迦派成就者),後來又先後依止過桑德洛珠和蔣揚欽哲確吉羅卓等上師。他一生中堅持不懈地學法和修持,幾乎學過薩迦派所有的法,觀修過續部總集中的72個本尊和成就法總集中的300個本尊,對每個本尊,最少也要觀修七天。他以閉關方式持誦空行母密咒,達二億多遍;持誦薩迦護法中的金剛寶藏密咒和吉祥怙主咒,多達一億遍。





金剛持格拉·阿旺窮佩法王是薩迦派在大陸惟一的傳戒堪布,為康藏幾千名薩迦派僧人傳授了比丘戒。他僧齡八十九歲,閉關六十多年,是當曲登巴尊者虔誠的心子,也是唯一持有三百七十位本尊傳承的成就者。他的弟子中有數百名活佛和成就者。




去世前五天,格拉·阿旺窮佩上師把弟子召到身邊,對大家說,我現在年歲大了,對百姓和寺院已作不了什麼事,過幾日我要離開你們了,等我死後,將我遺體燒掉,不要直接入塔。弟子們請求大師轉世再來,他答應了。4月1日晚上起,他端正打坐,直至次日上午涅槃。圓寂之後,三天之內,他仍坐姿不倒,面容、臉色沒有任何改變,就像平時入定觀修一樣。在他的臥室裡,座鋪上,出現許多舍利子,有白色的,還有透明的。1998年藏曆4月2日,在四川省甘孜州德格縣更慶寺,95歲的金剛持格拉·阿旺窮佩上師圓寂了。




  格拉·阿旺窮佩上師去世三天以後,他的遺體由臥室移至寺院停放七天,讓當地百姓可跟他膜拜告別。七天之內,遺體沒有出現絲毫腐化變質,卻越縮越小,越縮越小,縮到後來變成十二、三歲的小孩那麼大,一個人就可輕輕托起。




  遺體火化三天后,打開荼毗塔,裡面有無數舍利,一顆心臟沒被焚壞,形狀像一個三角尖塔,顏色暗紅,大小如拳頭。僧人取出這顆未焚壞的心臟,安放進阿旺窮佩上師的靈塔作永久供奉保存。





 
特尼仁波切所贈之堪布嘉華的骨擦(做成密勒日巴,乃因堪布如同密勒日巴般刻苦修行)


另外一位只收5毛錢供養的舍世虹身成就者堪布嘉華尊者的事蹟。(摘錄自阿明的部落格)




他事蹟很少,只是隱約知道堪布生於四川阿壩紅原縣的色地鄉,少年在家鄉某寺院出家後,趕往寧瑪派三大寺之一的竹欽寺學法三年,後又去阿格旺波尊者創建的遼西寺院聞修大圓滿十三年。在這十多年的求法生涯中,由於成績優秀而獲得堪布的學位,因此被人稱為堪布嘉華。堪布的根本上師是遼西堪布仁波切(應該是紐修堪仁波切),且另外一位著名大德虹身成就者堪布曲恰仁波切有金剛道友情誼。




在結束求法生涯後,堪布返回家鄉紅原,隨緣承擔了當地一些寺院的佛法教授事務。後由於時逢西藏叛亂以及文革等特殊時期,堪布韜光隱晦對外示現一個普通百姓的形象,內在仍繼續行持不可思議的大圓滿密行。




大陸宗教政策恢復後,堪布在紅原瓦切鄉一位施主供養的簡陋狹小的禪修木屋內住下了,長期閉關禪修大圓滿教法,除有重要事情外從不離開禪房半步。堪布只是在一天中的固定時間接見前來拜見信眾僧俗。雖然有很多寺院(包括紅原最大的寧瑪派寺院美瓦寺)都曾多次強烈邀請堪布前去傳授教法,然而全部都被堪布婉拒。



堪布生前是一位舍世者,捨棄世間的一切,除了穿了幾十年的破破爛爛僧衣之外,堪布僅有一個燒水的老銅壺一個飯碗和一張即是墊子又是被子的老羊皮,再有就是幾本常誦的經書,除此之外再無長物。在圓寂之後,堪布留下的也僅有這件遺物。不但如此堪布接受供養時還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從來不接受超過5毛錢以上的供養」。如果哪個施主給了堪布1塊錢的供養,堪布就會把錢扔回去,跟那個施主說:「太多了,太多了,我不需要,你拿回去,超過5毛錢的供養我不要。謝謝你,記住以後也不要給!」


當有人向堪布致頂禮的時候,堪布則會大喊「拜託,拜託,不要頂禮。我這麼一個爛髒老頭,有什麼功德可以接受頂禮呀!拜託,拜託,不要這樣!」


堪布每天除了簡單的吃個糌粑和大小便之外,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端坐在禪床之上手搖轉經筒(身)口誦密咒(語)雙目凝視虛空(意)。如此,在堪布的一生當中,已經將自己的生命全部融入到了大圓滿的禪修當中……


堪布2005年在自己長期閉關禪修的關房中於端坐中示現圓寂,享年80歲左右。在圓寂後,堪布示現了虹身成就,法體不斷縮小,僅僅是一個銅盆子就可以盛下。在最終毗荼(火化)前,堪布的法體已經縮至不到一肘高。在舉行毗荼時,也顯現了很多大圓滿密續中有關虹身成就的自然瑞相的記載。


在尊者圓寂之後,附近的僧俗自發的組織起來為堪布嘉華修了一座圓寂紀念塔,其中裝藏了堪布毗荼所留下的部分舍利和靈骨。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看圖知我名
  • 頂禮格拉‧阿旺窮佩法王.  <(_ _)><br>頂禮堪布嘉華尊者 .  <(_ _)><br> 感謝師兄的法佈施 讓井底之蛙的我長長見識~<br>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