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許多偉大的成就者都入涅槃,讓各派的依怙頓時少了許多,一位師兄感慨末法時代,怛特羅佛教是 內外交迫...




竹旺仁波切的聖灰擦擦(少數放在寺院中修法),容後再介紹...



在外有耶律大石、正覺學會、蕭平實等人不實的攻擊。


在內就冒出一堆很奇怪的台籍上師和流通業者(或是二者兼具),而跟之前自吹自擂的盧勝彥、義雲高等人不同,新的台籍上師不少都依附在一些成就者的底下,甚至千方百計取得認證書(大家也不知為什麼都去找尊貴的噶千仁波切認證,連想當薩迦台灣上師也去找他老人家認證)


我近二十年來發現這些台灣弟子也好、功德主,很多都搖身一變成了阿奢黎、上師,甚至是仁波切...,很多曾只是市井之間的販夫走卒或是流通業者,都可以高坐於法座上,讓許多默默修行的老居士非常訝異。


在印度84成就者是有各種行業人種,修習佛法而成就者,但是一來時空背景不同了,二來84成就者中真正能傳法者並不多。


反觀在民國初年,許多的著名的居士在本身不論國學或是基本的學問,都有相當的修為...而現在許多藏族的成就者,不論宗薩仁波切、達龍哲珠仁波切,乃至於之前的頂果欽哲仁波切、噶瑪巴,都有相當的佛學底子,而許多新一代的祖古也都經過佛學院長期的教育(有些會送到歐美就讀大學和研究所,目前很多年輕一輩的祖古都受過佛教大學正統教育,甚至拿到西方著名大學的碩博士),絕非接受幾次灌頂,去幾次印度尼泊爾,拿到仁波切的認證,回來就是上師。


高中、專科學歷、乃至眅夫走卒,在自己所學都無法精純且不懂藏文經續,更何況博大精深的怛特羅佛教,哪能搖身一變,傳授佛學...


有學識能力者不一定可以通曉佛法,但是自己無法專精自己本業學識的人,更不用說了可以教人家佛法。


人人皆可修至解脫,但是不是人人皆可以傳法授業...


而很多弟子對老師要求也不嚴格,我記得葉問第二集有說「打得過我,我才拜師」,怛特羅佛教也是此,你的修為和修行受得了許多成就者自然的推崇(不是跟仁波切合照,拿到證書),才可當我的老師。


 


註:我曾問一位自稱是郭上師的台灣人,自空見和他空見的差別、中觀應成派的基礎理論等,他沒有一個答得出來,反而說這跟密宗有何關係?我說或許跟你成不成就沒有關係,但是跟你能不能擔任上師有很大的關係。不懂藏文,加上自己沒有很深厚的佛學基礎,就隨自己想法開示,如同不打地基,就直接蓋起高樓,非常危險,對跟隨你的人也很危險,好像一個半瞎的人帶一群瞎子過河...


這位台灣的上師說,我有很多上師的法物...我真想說你的聖物有我多嗎?但是那又如何,即使你有蓮師傳下的法器,自己能力不足也跟廢柴無異...使聖物蒙塵。中觀應成派大師,同時也是84位成就者之一的寂天菩薩,即使手持木劍亦如文殊劍般的光耀,哪怕只是一般的東西,都能彰顯自身成就者,不是一天到晚說自己手上有法王的普巴,有蓮師的天鐵杵...應該是要以這些聖物砥礪自己的修行才是。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鄭師姐
  • <p>好文章可以引用嗎?</p>
    [版主回覆10/05/2011 10:37:42]<p>承蒙不棄, 允您引用。</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