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了很久「最接近天空的寶藏」,終於結束在日本一年的展覽(有些師兄等不及就跑去日本看),移到台灣故宮了,這繼多年前中時集團辦的西藏展後,另一次大規模的西藏文物展。


可是我看到志工訓練的新聞...「藏傳佛教晚期,受印度教「性力派」影響,女尊菩薩地位迅速提升,同時出現雙身像。松贊干布被神化為觀音的化身,文成公主被尊為白度母、墀尊公主成了綠度母。以金剛擁抱明妃造形出現的雙身像,則引起「淫穢」的誤解,其實,雙身像是以佛父象徵慈悲方便、佛母象徵智慧,因為光有慈悲不足以判斷事物的本質,須二合一才圓滿。」


我一直搖頭...故宮把一些錯誤或是偏頗的知識,教給這些志工,有如小學生在看著畢卡索的畫作,參照一些不對的書,自己去解讀一樣。未來在這次展覽結束後,大家對藏傳佛教的偏見會更重。


以上的說法,最早是來自日本立川流(日本蓮念所創)提出,認為密宗就是性力派的延續,而日本佛教也就稱其為左道密,認為是密宗之墮落。而台灣一些研究者也照抄這些說法,套用到藏傳佛教,很多人認為七世紀才成形的無上續部也是由此而來,而怛特羅也是沿用性力派的說法。


其實無上瑜珈續部傳下的時間,和印度教性力派形成時間接近,遠早於七世紀,更早於一般三密的,並非後來才發展而受性力派其影響。無上瑜珈續部以中觀輪湼二空的證悟為主,但是性力派則以重視生命能量之元力為崇拜原則,二者可說是完全不同。


在怛特羅上,我之前就有說明,那是指「密續」不能因為印度教有密續,回教及耆那教都有密續,就認為這些都從性力派傳來。


左道性力派的“五摩真言”,即飲酒、食魚、食肉、期待性交,最后以男女雜亂之歡樂為終結,這和藏傳無上密續中雙運的對於智慧和覺悟的修持,也有很大不同,其大樂指的是空性和覺悟,非如同性力派縱慾。


在西藏基金會的藏傳佛教疑問解答120題中就有說明:


「梵文翻譯的藏文大藏經《甘珠爾》和《丹珠爾》部中占一半以上都是密藉,有什麼根據可以證明密續不是佛經呢?無上密部很多本尊,腳底下都踩著梵天、濕婆、毗什奴、因陀羅、時間女神等印度教的最高神靈。而且,勝樂續中明示,此法是鎮壓濕婆及其部下眾神之法。大樂法與印度教性力派的內供法也具有本質上的不同,在觀法上立足中觀,破斥印度外道的常、斷二邊,這類思想文化特征,足以證明密法的純佛教性質,那麼憑什麼理由來證明密宗不是佛教呢?在佛教文化方面有許多古老印度文化的特點,這是不可否認的,但佛教的思想體系完全是和印度外道思想對立的,若不懂這個特點,只能說對佛教哲學體系所知甚少。


不能因為外表相似,就認為是受其影響。如同噶舉派祖師密勒日巴早年裸形修行,又豈是受到印度裸形外道影響?


可惜因為台灣一直對藏文了解甚少,對於一些密續,直到近年才逐漸有人譯出,但是早些年只能就一些漢人上師如陳健民、吳潤江等人的說法,或是自己論斷,直覺得藏傳佛教是源於印度教,但是在西方對於藏傳佛教研究上,就會可以發現二者的之差異和完全不同。只是這些中文似是而非的著作,加上大陸方面有意無意醜化藏傳佛教信仰,及一些自稱為佛母的女性發表的偏頗說法(一般不論法王或是居士仁波切的配偶,除非徵得同意,是不會出來傳法和說明與佛法無關的事,如著名的側寧佛母就是如此)一直讓台灣人、華人對藏傳佛教有很大誤解。密續又分父續、 母續和不二續之分,在父續部中,如密集、大威德是偏向方便解脫道;母續部中,如勝樂、大幻網及喜金剛則偏向知智慧般若道;如果二者並重兼論者,為不二續,如時輪、薩迦不共喜金剛。而不是故宮所說是什麼「佛父象徵慈悲方便、佛母象徵智慧。須二合一才圓滿」....那獨雄大威德的就不圓滿嗎?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