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位泰國和尚變成白衣師父,受邀來台灣,而在雜誌刊登一些有關他的醜聞,而這位也錄了一段影片予以反駁。


 




有幾位朋友問我的看法,因為我沒有接觸佛牌有一段時間,不過這位師父的牌,我曾有過十多枚,我就我當時的一些想法和了解說說明一下。


 


我建議是泰國的師父成千上萬,不少都是一定成就和修為。


不必只是想要某些效果,急功近利找這些特定的師父




 




我早年在收佛牌時,這位當時還是和尚的牌,不少牌商說效力快又便宜,是特殊牌相對低價(最早大概都是五百、一千),所以我先收了一些,也就是我之後所說收過陰牌就是此一緣故。




 




那時我是單身,我一向沒有什麼感應,但一個人在書房總覺得這些牌怪怪的,有時還會毛毛的,但因為我本身是藏傳佛教,加上自己有供佛像和護法,所以這些牌一直被剋制,無法起什麼作用。




 




大概過沒多久,我就把那些全部送人(大部送回給牌商),之後才聽到二位朋友的故事。


 


之前有一位戴著這位師父很著名的陰牌(非常著名的10個人的骨灰做的),果然很快達到他所想要的人緣和事業目標,但之後就每況愈下,身體也變差,他就去找泰國一位著名的師父龍波坤,那位師父,一看就知有什麼東西跟著他,跟他說,他身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在,他就把陰牌拿給他看,龍波坤說這個處理很不好,不但沒有超渡,因為他沒有辦法進入輪迴,怨氣很重,即使此世幫你,你下輩子要還他,他現在只是提早跟你要。嚇得那朋友請龍波坤火化掉,超渡他




從此再也不碰這位師父的東西。




 




另一件事是發生在一位師兄身上,現在很多人都有戴佛牌的習慣,所以參加法會也會戴著,這位師兄也是戴著這位師父的坤平,在法會後,跟一位白玉的仁波切閒聊時,仁波切好奇問你身上是戴什麼,他就拿給上師看,那位之前向來很兇很嚴厲,同時也不拘小節的仁波切,看到他的牌就馬上嚴肅起來請他拿去丟到大海中,他說這枚不但不會幫他,還會害他




 




以上這二個故事都發生在多年前,應該有些朋友也聽我講過這二件事。




 




有位泰國華僑跟我說,南傳戒律很嚴格,不論是大宗派或是法宗派,一般和尚不會單獨在自己的寮房接見女眾弟子或是和女眾弟子一起用餐,都是在寺院大殿接見,但是這位師父並沒有遵守於此。不管事情是不是有如雜誌爆料的醜聞,任何一位和尚有這種犯戒的情形,在泰國還俗是必然,至於他所說的種種理由不過是一些借口。




 




而泰國傳統的佛牌收藏家,連蝴蝶牌也不收,更不會去碰這種牌,不論白衣或是和尚做的都是一樣,一來沒有收藏價值,二來不是屬於正統,三者偏離佛教正法。


 


套一句無間道的話「出來跑,遲早要還」...




全站熱搜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