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些日子的公民行動,我記得有一位師兄跟我說,為何受害的家屬不選擇放下就好,我說我們不是受害的人,我們沒有權力也沒有資格要人家放下,而且一次一次的忍耐等同於姑息,只會讓為惡的人一再做大,公義公理將不會存在,正視他,合理公平的反應,才是真理之道。


相同的,很多人把忍辱視為是修行的一種,但是我從不這樣認為,因為我們都不是當事人,沒有權利也沒有資格要別人把忍辱當成修行。而且忍辱從來也不是一種修行,反而常被拿來當做勸別人放棄的最佳藉口 。


其實我們居住的地方叫娑婆世界,而娑婆二個字就是「堪忍」的意思,我們已是生存一個堪忍的世界,沒有必要再忍辱偷生。


愛因斯坦說:「這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毀滅,而是冷眼旁觀、選擇保持緘默的人。」


很多佛教徒或是一般人,當日常生活遇到有些不平的事,往往都抱著,忍耐一下就過去,把忍辱當成修行,而台灣有很多高僧大德在佛學開示上,講說忍辱是一種修行,但是往往在別人侵害到他們權益時,他們反抗比誰都還激烈(嗯......大家應該知我說的是哪些人)。


因為說很容易,如果自己不是當事人。但是忍辱只有造成二種下場,一種是積怨已久,一次大爆發,那可以發生很多不理性的事,另一種更多不公不義的事卻因為姑息而延續下去。


有人說忍辱不是六波羅蜜之一嗎,而且不少經典都有提到這一項,尤其是菩薩道中,但是這是在佛法的修行上的障礙,而且忍辱波羅蜜更重要是化解和轉化,而非只是一昧的忍讓和忍耐


就像你的鞋子內有一顆小石頭,你忍耐走幾十步還可以,可是如果要走幾里路,就會成很麻煩,應該做的是停下來,把鞋子裡的石頭倒出來,才能繼續走下去。


很多大師都說可以靠著修行達到忍辱,應該說是 對日常的個人習氣,修行可是控制自己的心性,控制自己對些不如意的人事物,不生起怨恨的情緒,而是理性的面對,而不是對著侵犯自己的權益或是公眾的權益時,還忍氣吞聲,美其名叫忍辱。


林杰樑醫生之所受人尊敬,是他敢說把不平的事、對人不好的事,公開說出來,台灣有千百為醫生,但是有誰肯出來為自己為大眾發聲。他是俠也是孤鳥,一堆廠商都想告他...


但人在世應該為俠而非瞎,面對自己的權益和週遭的事視而不見,自許為忍辱修行。


但也非一定就是要仇視或是瞋恨對方,而是正視、合理爭取去解決事情。


睡法王曾對我說過:世間的業像布一樣是不斷交織在一起。


不會因為你的忍辱(除了自己的佛法修持)和退讓而讓世界更好,正視、解決和化消才是解脫的方法。


當你不是承受傷痛和傷害的人時,請不要再拿把忍辱當成修行來勸別人放下。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