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常常聽到說xxx被認證是某仁波切的轉世,某人是誰最重要的心子...


其實這不只在台灣,不丹和西藏,乃 至內地常常都可以聽到,誰被認證,不丹甚至一年有一百個等待認證的小朋友。


好像,轉世化身變成很重要的一件事...


我記得宗薩欽哲仁波切,每一次的自述,都強調自己是平凡人,絕不會說自己小時候有什麼感受等等,而他的父親原本更不要他一開始就接觸佛教,反而送他去教會學校,即使他父親是大成就聽列諾布仁波切,也希望他過一般人的生活,雖最後念一半就事與願違。


大家可以看到真正祖古的家庭,甚至是法王的家族的怎麼對自己的子女,哪怕他們早就知自己的小孩是重要的祖古。


反而現在很多不管是西藏或不丹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被認證是祖古。或是一些「信眾」希望被昇座或是被法王、大仁波切認定是某某化身...無非是會有大批信眾追隨、 寺產及聲望...那豈不是跟世俗一般無異。


我曾遇過二位「逃跑」祖古,其中一位是該傳承持有者(一般大家都通稱法王),他們說認證和昇座都不難,重點不是坐在高檯上,是在於你肩負的責任,及接受二十年左右非人道的教育方式(註1),這才是真正祖古的訓練,才有傳法講道的能力,哪怕你是個瘋行者( 註2)亦是如此。


而不是像台灣一些居士,去印度幾年,甚至是幾次,就坐在台上傳法接受供養。


說到供養,有不少祖古除非是建寺院或是養活僧眾,是不接受私人供養,或是把供養分給大眾( 註3),一分一毫也不落入自己口袋中。有什麼人比他們更應接受供養?


 成就者都是如此,其他台灣或台籍的「上師」「仁波切」何德何能...難怪我師兄說,台灣上師是個「很好賺的職業」...


一位跟了竹旺仁波切幾十年的老弟子曾說,很多事並不是如外界所傳言,很多台灣或台籍的「上師」「仁波切」並沒有真的被認可,只是不知在台灣怎麼就變成上師或仁波切,還可以從翻譯變成阿舍黎,最後變成仁波切,那怎麼不先去尼泊爾寺院精實學習十年,再閉個數十年關,等有一定成就再出來傳法,像竹旺仁波切一樣,而不是現在就出來沽名釣譽...

竹旺仁波切的聖物


 


註1:在宗薩欽哲仁波切的自述中,也有提到:我接受了嚴格的訓練。訓練內容包括體罰,這是現今當代社會認為完全無法接受的。我的前世 - 其實我至今仍然不相信我就是他的轉世-- 據說是錫金國王的國師,因此我在錫金王宮裡接受栽培。我想至少有兩次我差點把王宮燒掉了,所以我想體罰是必要的。早上兩點開始上課,然後一直持續到晚上八點。當然午飯和晚飯還是可以歇口氣的。沒有週末,我記得有連續七年沒有見到我的父母。沒有玩具..........................然後我被決定送去哲學院,進行了大量的學習。這是一個傳統的訓練,所有法本釋論,所有這些都要熟稔於心。


註2:最著名的瘋行者竹巴昆列,他也是接受完整的僧眾訓練及佛法的教育。


註3:很多成就者像巴楚仁波切都奉行龍欽巴的教誨,現在像宗薩仁波切也是如此,曾在一個佛學中心,傳完法後,正當信眾要供養時,他一溜煙就下台,跳上計程車跑掉,留下錯愕的信眾。


 


後記:


宗薩欽哲仁波切是影響我很深的人,也是點醒我修行的人,我覺得他的智慧和對佛法的了解,是一種清澈而深邃的洞悉力...我無緣見到上世頂果欽哲仁波切,但是見到宗薩欽哲仁波切,我真正感受到什麼叫文殊怙主。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m
  • <p>不很認同此說法</p>
    <p>上師若是有寺廟的, 那自然寺廟會接受信眾的供養, 所以那些出家的上師不收供養金, 食衣住行自然也不用愁. 就算收供養金, 也拿來修補自己的寺廟</p>
    <p>上師若是在家瑜珈士的, 有的甚至還有妻小的, 一生專注修行與傳法, 那這些上師沒有寺廟支撐, 也沒有世俗工作所賺的金錢來源, 你若以高標準要他們傳法不收供養金, 那你叫他們喝西北風喔? 還有妻小要照顧耶</p>
    <p>若照這個標準, 那因該要密樂日巴那樣, 住山洞, 吃樹葉, 喝山泉, 完完全全沒有用到大眾的任何資金或資具. 這樣才算是真正的沒有接受大眾的供養.</p>
    <p>不然只說不收供養金, 那機票錢, 食住錢, 交通代步的車錢, 這些都不算是接受供養嗎?</p>
    <p>所以不應以是否接受供養金來審判是否是一位好上師, 而是應該以那位上師的發心動機, 利益眾生的心, 及是否是真心再傳佛法度眾等等來審視. 不收供養金只能列為慈悲顯示的一項而已 . 不然聽說正覺的那位也是不收供養金的. 那你認為又如何呢?</p>
    <p>外相好與不好的顯示, 我們一般的凡人是無法知到道的, 以外相行為來判斷上師的好壞是不客觀的.</p>
    <p>還有上師是不分國籍的, 台籍上師我也有遇過好的. 真正的金剛乘並非是來自西藏,  藏傳佛教傳入台灣也有20-30十年了, 若還無法培養出台籍上師, 那我們台灣也很悲哀, 西藏上師傳完法拍拍闢股就走人, 不以深耕台灣培養台灣的佛子,  就因為我們不是本土的西藏弟子, 還是自己看不起自己? 外來的和尚總是比較會念經?  那我們這些台灣的密宗弟子不是永遠無法有成就的一天嗎?</p>
    [版主回覆06/07/2012 20:43:09]<p>謝謝您一篇回應。</p>
    <p>以很多西藏至於西方的瑜珈士,其生活是由家人支應及固定的功德主供養,但不包含供養家眷。這在東西方皆然,瑜珈士之所以瑜珈士必其原因,不是自己在家修,有妻女就是瑜珈士,很多瑜珈士是過著 隱行的生活,可能白天從事一些行業,如84成就者就包含很多種人,其大半都是瑜珈士。</p>
    <p>瑜珈士並非不能接受供養,而是接供養到什麼程度,密勒日巴也有功德主,也妹妹和未過門的妻子供養他,只是修行者,尤其是瑜珈士應該是把物欲降到很低,可以維生即可。</p>
    <p>我說了並不是供養不好,但是應該視供養的對象,和目的,像印度國外上師來台弘法利生, 提供機票、食住最終是利益大眾,而非單為其欲望。</p>
    <p>外相是不足以論斷一位成就者,但是首先要有其一定成就者,不然外相是反應一個人的內心,不然只是心性外露,其實多觀查及其成就者的印證是明辨的方法,每一時代都有瘋如竹巴昆列等,也獨行的證語者如巴楚仁波切,雖外相都和一般人不同,但是透過很多成就者的說明,凡人也可以了解其偉大。</p>
    <p>上師是不分國籍的,而藏傳佛教傳入台灣早超過半世紀,但是這半世紀 以來,哪一位公開弘法的台籍上師通曉藏文經續?很多真通曉藏文經續的出家 在家眾反而不會自稱上師。如果只是接受一些傳承,就坐在高檯,宣揚佛法,接受供。</p>
    <p>我接觸藏傳佛也有20多年,很抱歉,我看不到具德的台籍上師,並不深耕台灣培養台灣上師,而是沒有人肯花數十年研修佛法,有所成就才出來的弘法的。</p>
    <p>我更可以這麼說,很多台籍上師,當年一些講求速成的同修,動不動就想有個阿奢黎的頭銜。</p>
    <p>其實是不是具德上師很易分辨,我之前也講過, 第一要非常通曉藏文,甚至是藏文 各種文體,因為很多經續至今無法也不能有漢譯本,即使像薩迦法王英文流利,但在經續上仍是以藏文傳授。一位連經續原本都看不懂的人,光這一點就可以刷掉9 成的台灣上師。</p>
    <p>其次在接受經續,每一種法都要 長期閉關實修,即使如法王之資 質亦同,很多上師少則十年,多則數十年閉關,最後才出來傳法。</p>
    <p>可是我看不到一位檯面的台籍上師具備這二項基本的功夫。</p>
    <p>西藏上師並沒有傳完法就走人,相反很多大堪布都常駐各中心,像貢噶旺秋,在這位大成就者圓寂後,宗薩佛像院陸續也指派堪布在台長期弘法。</p>
    <p>也有很多 如崗頂仁波切也帶領弟子完成很多修行。我也希望在數十年後可以陸續看到完成修行的台灣上師。可惜目前台灣連一位都沒有。</p>
    <p>台灣的密宗弟子非  是不能成就,而是要改變心性,按部就班,慢慢來,非是追求灌頂和速成。這就目前台灣密宗弟子的問題。</p>
    <p>金剛乘比起顯教已是快的法,如果還是講成速成,那很易迷失。</p>
    <p>另外我不說這20多年來我有多精進,8 成以上的台灣上師,很多都是十多年前的同修或是功德主,甚是詐欺犯、文物商...過不久都就變成上師,</p>
    <p>貢噶旺秋說,沒有真的學習和傳承,不能單憑口才,就開示或是講經。</p>
    <p>不是自說是誰誰的化身或是轉世,現在哪位大轉世如法王.法王子沒有在佛學院研究數年直到學業完成。台灣人憑什麼成為上師....?</p>
    <p> </p>
    <p> </p>
    <p> </p>
    <p> </p>
  • 光明真言
  • 慧律法師說:師父不做怪,弟子不來拜,^_^,另外的說法,這不就印證佛陀說的,末法的亂像嗎?讓末學對佛陀的教法更具信心。佛真是真實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