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佛陀在入涅槃前,弟子問他,在日後應以何者為師?佛陀說:應以戒為師...


今天同事和朋友跟我說,看吧,你們藏傳佛教又有仁波切去不良場所做壞事...我聽了真的很難過很難過...


其實我一些同事和朋很早就對我說,他們常看到路上一些喇嘛很隨便,走路沒有出家人的樣子,坐捷運還會偷瞄穿短裙的女生,或是在高級餐廳吃飯時,看到一堆穿紅衣的在吃牛排配紅酒,他們說由這些人實在看不出藏傳佛教跟邪教有何分別。


加上社會上對林喇仁波切性女弟子(事後雖非仁波切之錯,卻也重創藏傳佛教在台灣的形象),加上貝瑪千貝堪布及這次耐邁仁波切的事,都讓台灣藏傳佛教被人認為是不正當的宗教。


加上蕭平實及其弟子的宣傳及許多本來就對藏傳佛教有偏見者...及許多貪著財富的流通商和中心把持權力的執事者,還有很多自命上師的台灣人...都不斷啃食佛教的善緣


所以我家人也好,我身邊朋友也好,沒有人對藏傳佛教有好感,我之前還會帶一些佛教徒的朋友去中心,結果他們的感覺都很不好...


我常聽到,有人說,要完全相信自己的上師,對上師不能失去信心,我就會反問...你有觀察和考驗過你的上師嗎?


人必自重而人重之,我覺得台灣藏傳佛教,愈來愈多時候是建立在捐助和供養上,而使出家眾生活不愁,加上佛經說,在家居士不能批評出家眾的情形下,在台灣部份藏傳佛教僧侶對戒律也常視而不見。


但我也看過很認真持守戒律的仁波切,和女眾和尼師都保持距離,如使加持,也是用小棒子,不直接接觸女性。有一次女眾要幫他整理房間,嚇得他奪門而出...


我有一位朋友,在小時侯被認為祖古,但是他不願當而離開家鄉,他曾對我說,不是僧侶,遵守一定的五戒和13戒即可,但是披上僧袍,坐上位子,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欲念,造業極大,而且會傷人慧命,影響寺系的聲譽,可惜他看到很多祖古或許因為環境不同,或是掌教座主圓寂,而在心性產生變化...


我記得一位老修的師兄說,上師和弟子之間仍有一定的份際所在,持守戒律,而在家眾和出家眾更是如此,對相關破戒的僧侶,除了法律的責任,需自己承擔外,更重要是從頭來過,終生閉關不出,哪怕貴為寺主、住持。而我們對自己的宗教愈不嚴格,外人愈覺得藏傳佛教不值信任。


記得噶瑪巴要在法國建立僧團和中心時。法國政府非常嚴格審查,後來成為唯一在法國除天主教外的宗教團體,憑的是什麼,就是噶瑪噶舉極其嚴格的戒律和規範。


我幾年前跟一位自守慎嚴的喇嘛聊過,他說他是自願出家,為的不是過被供養的生活,而是可以無掛罣的修行,讓自己可以今生解脫,所以他對自己近乎苦行,我跟說,成佛不一定要苦行,他笑說,在台灣這麼多聲色影響,苦行唯一在台灣修行的方式。


這讓我想起一位師兄去恰札仁波切建的閉關中心及寺院看過,仁波切禁止有電視、電腦和手機等現代化設備,如同不丹一樣,就是在這些喇嘛和年輕的祖古沒有自我控制力時,斷絕外界所有影響...在喜瑪拉雅山有的尼寺和寺院,一個阿尼或是喇嘛只有一「格」可以容身的地方,所有碗、經書和毛毯都只在那一格內,休息睡覺也只有那一格的地方... 減低欲望是修行第一步...那反觀在台灣的喇嘛和祖古們的生活...


心性不堅定,加上優沃的生活、台灣無盡的誘惑、以及弟子的私心...造成許多來台灣的喇嘛,無法遵守所有戒律。


我記得有位仁波切來台灣就,嚴格管教他侍者和喇嘛,不准看電視,不准單獨跟女眾外出或是同車,非必要不得用手機等,有人覺得他不近人情,但是他說,來台目的是傳播佛法,並不是享樂,他只是讓他的侍者和喇嘛跟在北印度一樣的生活。


唉,我忘了我有幾年沒有去中心和法會了...

創作者介紹

世間猿的自言自語

yama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